资中武庙与中国武功盘破门

【发表时间:2010-06-22 10:13:11 来源:中县外事侨务旅游局】 【字号:

    资中武庙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祀奉武圣人关云长和岳武穆王岳飞,统称“关岳庙”,清朝的时候取消了对岳飞的祭拜,只供关羽,简称“武庙”。武庙内设有演武场,供习武之人拳打脚踢。弄刀舞棍之用,其性质很像后世的武术学校。

    在武庙内练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博求功名的武童生,除了练武,还要习文,每隔三年要考一次武童试,考试项目有马射、步射、硬弓、舞刀、拳击、掇石等;考了武,还要考文,要默写《孙子》、《吴子》、《司马法》、《武经七书》、《尉缭子》、《李靖问对》、《姜太公六韬》、《黄石公三略》等兵书,成绩优秀者即为武秀才,然后再考试武举人,武进士。武进士分别以武职录用,一甲第一名授予参将,第二名授予游击,第三名授都司;二甲授守备;三甲授署守备。资中的武进士有清代康熙朝的汤起凤,嘉庆朝张学猷,道光朝邹世英,同治朝林阳春,光绪朝徐海波、徐平安、唐迪光,一共七人。武举人则有顾冕、解毓奇,解日明等52人。这些人都是“武而优则仕”,吃上了皇粮,当上了朝廷命官。

    另一种习武之人是不要功名的,喊他当官都不愿意。这种人是明末清初郑成功到了台湾之后散留在大陆的余部,活跃在江浙一带的青帮,两广一带的洪帮,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袍哥(又称哥老会)。他们的雄心壮志是反清复明,哪里会当清王朝的官呢?

    袍哥势力传入资中的时间较晚,是在康熙年间随着“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中趁机而入的,内中有家姓刘的,到了罗泉镇,经营盐业,家道颇为富有,刘家在雍正年间出了个后人名叫刘杠,在“穷不习武、富不教书”的风气影响下,作为富家子弟的刘杠自幼便喜欢练武,成人后随着玄乙真人到峨眉操习峨眉盘破门拳法,后来又三下河南,到嵩山向达宗和尚及其弟子学得福建少林寺洪门拳法,回到资中后将峨眉武术、洪门武术、岳门脱化功、神意门内功等众多功法融于一体,创立了“齐步云脚高桩盘破门”拳法,实为峨眉武术的集中和发展。

    刘杠大半生时间都浪迹江湖,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晚年则回到资中武庙教授武功。向他学武的人很多,但他根据教派祖训,只习武,不做官,所以他的弟子都不去参加科考,却要采取打擂台的办法进行比试。每年农历五月十三日是武圣人关羽的生日,刘杠就把这一天定为打擂比武的日子,各路袍哥大爷都要前来参加,祭祀关公,互相之间行“歪屁股礼”(即相互之间侧着身子歪着屁股打躬作揖,这是袍哥的特殊礼节),热闹非凡。

    在刘杠的众多弟子中学得最好的是球溪河的王甲武,王甲禄弟兄二人,成为盘破门的第二代传人。第三代传人是刘杠的侄孙刘四爷、刘五爷、刘八爷,李文生等;第四代是李天恩、肖天禄、肖天福等;第五代是九和尚(亦名僧焕然)、肖克明、宋福州等;第七代有姚文俊、张寿松、张松柏、钟沛然、周吉吉、王友良、林文甫等。现在的百龙门武术馆馆长朱盈青是盘破门武术的第八代传人。

    盘破门的鼎盛时期是在清朝末季和民国时期,尤其是川军师长王缵绪坐镇资中的时候,每年都在武庙里面摆设擂台,使得川内外武林高手云集资中,打得丢盔卸甲,盘破门威名远扬。九和尚、谭普连等人还上打成都,下打重庆,甚至到南京参加全国武术比赛,均获佳绩,仅九和尚一人就获得了十枚金章,赢得了“资、郫(郫县)二县出打将”的美誉。

    抗日战争期间,全国著名武术家郑怀贤闻知盘破门齐步云脚的情况,曾经三次来到资中考察研究。郑怀贤是南京军事学校武术教练,参加过在德国柏林召开的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他打的“怀中抱月”、“苏秦背剑”十分精彩,受到了希特勒和柏林市长的接见,夸赞中国的武术是“艺术的精华”,抗战爆发后,郑怀贤到了成都,在成都体育专科学校和青年会担任武术教师。他通过对资中盘破门的调查研究,断定这一门派属于残缺不全的峨眉派武术,并将盘破门的许多套路与他擅长的形意、太极、八卦技艺有枝的结合亲来,使得他的武功更加炉火纯青。解放后,郑怀贤主持创建了成都体育学院,任院长,又被推选为中国武术学会主席,攥著了一本《武术套路编制原则》,其中就专门介绍了资中盘破门的一些套路。

    资中武庙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国宝”,与它密不可分的盘破门武功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一朵绚丽的奇葩,璀璨的瑰宝!

编辑: 徐莲
 网友留言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