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丝厂:从濒临倒闭到走向世界

【时间: 2019-09-05 17:24 内江日报】【字号:

讲述人:罗载友,内江市东兴区政协退休干部。1968年从老家安岳来到内江田家七大队当大队干部;1982年调入内江松林丝厂任厂长;1992年兼任东兴区乡镇企业局副局长;1995年兼任东兴区政协副主席;2008年退休。

■ 临危受命接手丝厂

1982年初,我在内江县田家区七大队(现东兴区田家镇碧云寺村)当村支部书记。4月的一天,我接到组织安排,调我到内江松林丝厂当厂长。当时松林丝厂就在同福公社松林水库旁边,创办时间不到两年,却已几近“垮杆儿”。那个年代,最有钱的就是“万元户”,丝厂一旦真正“垮杆儿”,职工们之前的集资将打水漂,极有可能引发不稳定事件。

那年我36岁,从村支部书记转行到丝厂当厂长,没有一点经验。为了弄清楚丝厂搞不走的原因,我开展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摸底调查,结果指向原料、销售、技术、资金“四个瓶颈”。当时,国家的政策还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而内江地处内陆,与沿海城市相比,更加闭塞、保守,要想把一个濒临破产的乡镇企业发展起来,处处受限。

罗载友

搬运设备


罗载友向温家宝介绍企业情况


■ 暴风雨后抓生产恢复

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1982年7月13日晚,一场暴雨突袭内江。我们厂是由玻纤瓦、石棉瓦、石头等材料搭建而成的,一夜狂风暴雨后,屋面卷走、干墙倒塌、设备捣毁,把全厂人逼到了绝境。那时,我才上任3个月。

受灾后,原本就缺资金的丝厂再也拿不出钱开展灾后重建,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发动全厂258名职工每人再次集资800块钱。起初,没几个人响应,但我不想放弃,在接下来两个月时间里,只要一下班,我就召集大家开职工会,给大家做思想工作。慢慢地,大家看到了我的真心、决心、诚意,越来越多职工同意集资,最终筹得资金20多万元。

我们厂90%都是女职工,趁灾后重建期间,我把她们送到国营丝厂深造。正值数九寒天,到南充的国营丝厂有380多里路,为了节约路费,210多号职工挤在几辆货车上,人挨人、背贴背,愣是站了12个小时才到南充。其间,没有伙食吃,只有几个职工带了几根烧红苕。我看到有的职工实在是饿得不行,下车买了4个大橘柑递给她们。没想到,到了南充,4个大橘柑原封未动,我一问,大家连连回答“不饿,不饿”。

编辑:吕忆曦
记者:韦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