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讲台十六载,38岁的詹于健将师魂永远留在了学生心间

【时间: 2018-07-10 09:09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詹于健曾经坚守的讲台,如今再也等不来他的身影(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丁洁 全媒体记者 袁亮

  在隆昌一中南大门旁的优秀教师展示窗里,曾经张贴着一张让很多学生印象深刻的优秀教师照片,照片中的年轻小伙,有细碎的短发、神采奕奕的眼神、自信的微笑——他叫詹于健,在隆昌一中教了16年。

  “一年站稳讲台,三年形成风格,五年成为骨干”——詹于健用勤奋与执着践行着学校对青年教师的要求。他两次获得市县级优质课比赛一等奖,五次获得市县级各类表扬,34岁就晋升为数学高级教师。

  今年4月,38岁的詹于健被病魔夺去了生命。生病住院期间,他还曾因放不下学生而强撑着回学校上课……

  詹于健病逝后,他教过的学生闻讯赶来,只为送别这位爱岗敬业、爱生如子的好老师——

  勤业:住院期间,抱病回讲台

  在凤凰花开的火热季节里走进隆昌一中的校园,提起优秀教师詹于健,从老师到学生,几乎无人不识,也无人不扼腕叹息。在他去世后的近3个月里,全校掀起了学习他、追忆他的热潮。

  69岁的詹定权眼睛潮红,带着悔意:“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一定想办法把他留在身边!”2003年,他含泪送走妻子时,儿子詹于健刚刚到隆昌一中教书不久。

  詹定权是泸州人,退休前也是一名教师。詹于健到隆昌一中工作的事是在签订了合同后,詹定权才得知的。按照詹定权的本意,他是希望儿子能够回泸州工作,却拗不过儿子,想到泸州离隆昌不算太远,也就不再多说。

  平时,父子俩见面的机会很少,“每次一来,他都忙着上课,再不然就是带班级,我也只能在寝室里等他回来……”一年里,两人只有假期才有机会见面。

  詹定权眼里闪着泪光,他透过寝室的窗户目送儿子去上课的场景最近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如果我能把他留在身边照顾他的起居,说不定他的病情不会发展到这么重……”

  2014年初,詹于健感觉腰腿酸痛,脸部有些浮肿,经医院诊断为内风湿关节炎。2017年,他的病情发展为尿毒症。2018年4月,他因心脏衰竭离世。

  此前,詹定权了解儿子的病情多是在电话里,而每次詹于健都是轻描淡写地告诉父亲:没什么大事,已经好很多了。

  而事实上,詹于健病情最严重的2017年,他还在坚持上课。高一学生廖叶峻回忆,那时,詹老师面部肿胀,关节疼痛还流着脓水,行动变得缓慢。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向学校说明自己的病情,依然带病坚持工作。课堂上,他总是用卫生纸裹住指关节,竭尽全力写板书;操场上,他还要拖着沉重的脚步,监督学生跑操;考试后,他会第一时间找到成绩不理想的学生,悉心指导。有时,实在不能坚持站着上课,他总是先郑重地向学生道歉:“同学们,对不起,请允许老师坐下来……”慢慢坐下后,他又继续专注地讲课。

  “我们还一直等着他回来给我们上课……”廖叶峻告诉记者,2017年10月,詹于健因病缺席了一段时间,班上同学很想念他,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个月后,詹于健的身影出现在了窗边,引起了同学们的一阵欢呼。那次,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上完课,然后等待着同学们把问题问完,离开教室时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最后只能由学生将他背下了楼。

  “考完试后,我们曾给他发了短信,他都一一回复了,我们以为他病好了一定还会回来继续教我们的……”可终究没有等来这一天,同学们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时詹于健每周都在做透析,为了方便回学校上课和少请假,他从泸州的医院转到了隆昌的医院,并且更改了透析时间。

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