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我市青年诗人陶春

【时间: 2018-11-02 08:59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陶春的诗

他坚持创作诗歌三十余年,创办《存在诗刊》二十五年,诗歌是他呈现生活本质的方式,也是他内在的强烈诉求。

他是内江诗人陶春,1971年出生。一个月前,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学术论坛举行,他作为内江唯一的受邀嘉宾参加。

参加中国新诗会

10月31日,记者来到位于东兴区的陶春家中。他正在整理内江新诗,准备编撰成书。

谈起9月21日在北京大学举办的那场“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陶春记忆犹新。

“那是由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北京大学中文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研讨会,汇聚了三百余名国内外诗人、学者及北大师生,四川省仅有两名诗人参加,内江一名,我感到特别荣幸。”陶春高兴地说。

在会上,大家围绕古代诗歌传统的现代转化、新诗如何继承与创新、新诗对当下社会的影响等主题进行了讨论。


阅读

为了这次研讨会,陶春连续多天废寝忘食,搜集整理了许多资料,写出了将近八千字的论文,在大会上作交流。

“纵观新诗百年风起云涌的发展史,一言以蔽之,即是无数代诗人如何以拿来(汲取、转化、改造与改写)主义的立场,通过‘化欧化古’,最终实现诗性话语的现代性、本土化表达并成功建立了新诗自身小传统的这样一部悲欣交集的冒险探索与创造史。我们有必要常常提醒自己,写诗不是用智慧来证明一些生活的经验和遭遇,而是用诗人内心的勇气去证明存在的不幸、残缺和死亡的意义,以及良知和希望。”陶春在会上这样说。

研讨会结束后,陶春感触良多:“我相信,这样的研讨会,对新诗的发展将起到积极意义,而我这些天,也正在将研讨会的精神传达给内江的诗友们,希望大家能写出更多净化人心的诗歌。”

潜心写诗三十年

1988年,陶春17岁,就读于内江二中高二文科班。蜡纸、铁笔、钢板、油墨,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他主编的一份名为《劲草》的四开油印校园文学小报诞生,印量50份。从此,他与诗结下了深厚缘分,并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高中毕业,陶春就读内江教育学院中文系,编辑院刊《绿地》。其间,结识了本地作家李莽、温万鸣、魏光武等人,在他们的影响下,陶春开始大量阅读东西方文艺作品及哲学、美学著作,并深层次研究诗歌。

在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学术论坛上(受访者供图)

因为对诗歌的热爱,他曾忍受饥饿与蚊虫叮咬,半夜与朋友在乡间畅谈;曾与文艺青年在公园街的自助火锅店,从中午谈到次日凌晨。

工作后,陶春坚持看诗、写诗、探讨诗歌,经常坐几个小时大巴、花费大半工资到成都购买诗集,一篇小诗能反复修改70多遍。在对诗歌的不懈追求下,《存在诗刊》应运而生。

1997年3月,陶春与几名诗友整理、修订了各自手稿,准备发行第一期《存在诗刊》。

审稿、登记、印刷、盖章,前前后后三个多月,不分白天黑夜的忙碌、奔波,走了不少弯路,终于成功印刷出一百余本诗刊。半年后,《存在诗刊》获得业内省级评比的装帧与印刷奖,这对陶春是极大的鼓励。

随着网络的普及,陶春与诗友也从现实空间转移到博客、微博发布新作与诗讯。2014年5月,陶春开办了《存在诗刊》微信公众号平台,很快拥有一大批粉丝。

传达诗歌的民间精神

如今,陶春已经出版了个人诗集《时代之血和它的冷漠骑手》《尖锐之所在——陶春长诗卷》,文论集《品饮一滴词语之蜜倾泻的辉光——陶春文论集》等,获得第三届“独立”诗歌奖,首届《中外文艺》“蓝塔”诗歌双年奖。


编撰的诗集

从单纯的写诗到编撰诗集、培养新诗人,他的角色越来越复杂。

采访前一天,陶春刚刚结束在成都的诗词大会评选工作,采访当天,他正在审阅《2018年四川诗歌年鉴》,并为《存在诗刊25周年纪念文集》搜集新诗。

坚持了三十年的诗歌创作,陶春深感这是一件褪去浮躁、净化心灵的事情。他从诗歌中找到生活本质,表达精神诉求,保持清醒状态。也通过诗歌结交朋友,了解人性,深入群众,面向本土。

在陶春看来,真正的诗歌应该具有民间精神,即是一种最大限度摒弃世俗功利、实用价值的“求真”意志与“求真”精神的果敢担当。“华夏这块钟灵毓秀、神秘而壮美的大地,走出过司马相如、杨雄、杨升庵,走出过李白、杜甫、苏东坡,走出过陈子昂、贾岛、张问陶,走出过‘第三代人’,走出过‘大学生诗派’……他们的诗歌三分之二在民间,饱含生命与智慧的灵光,至今仍然润泽着这片浪漫、奇崛的大地……”

不学诗,无以言。如今的陶春,正如他原创诗《自然的奇迹》中所写“透过莽莽丛林,透过诉说悦耳之声的羊肠小径;透过天井,透过了望的点与线……透过日落,透过岩石……”展示诗歌的民间精神,抚慰人心。(李静)

编辑:刘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