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螺蛳坟石刻搬迁小记

【时间: 2018-09-13 17:54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螺蛳坟营造背景

螺蛳坟原本在北门外谷田坝,上邻永兴桥,下近两路口。坟主姓廖,是当时资州首富,名门望族。不仅田垅千百,还有花园、别墅、庙堂、街铺,遍及城乡。下大东街有廖家花园,又称湘园(祖籍湖南而命名)。清末推行新政时期留日维新人士邑人李继尧主持廖姓(亲戚)修建的新正街,现今由存,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东门外罗汉洞建有关圣殿廖家庙,为啥建庙?据传,廖家是三国蜀汉关羽爱将廖化后裔,清中期,廖家由湖广转辗入川,传说多亏关圣人托梦保护,是以建庙为报。

廖家门庭兴旺,富甲资州,可膝下无嗣,后来救济了一名断腿的游方道士,道士报恩,为其选定本土谷田坝田中祖坟宝地。也许风水有效,祖先有灵,廖家后来喜得贵子。

螺蛳坟的石刻艺术

廖家经济雄厚,门风显耀,不惜工本营造祖墓——螺蛳坟,其墓形前头高圆,后尾尖矮,像螺蛳趴于田里,故而得名。

螺蛳坟是用奶黄色条石板石、撑立覆盖镶砌而成的清式双棺墓。高1.86米,单宽1.58米,进深3.4米,两棺中间隔墙石板双面雕刻,其余靠泥土面的为单面浮雕。图案见方1.19米,有“寿福禄贵”、“五福临门”“麒麟降瑞”、“喜雀闹梅”、“松鹤延年”、“龙凤呈祥”、“福如东海”……卷草纹、万字纹穿透起伏,错综复杂,飞禽走兽富有动态、栩栩如生,雕刻之精美,在县境内现存明清墓葬中是独一无二的。

螺蛳坟历经上百年风雨后,早已成为荒冢空墓,但其石刻还保留着。

搬迁螺蛳坟石刻的惊险

1975年秋,各地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让小田变大田,高田填低田, 弯田成直田,圆田为方田,以便“农业机械化”。县上首选示范基地为北门外谷田坝。上设指挥部,下分各大口,划区分片包干。

我所在的文卫口负责螺蛳坟周围田地,开挖一阵时日,接近古坟,我发现其内石刻精美,想到转眼就要化为乱石被埋没,心急如焚,而自己是文化馆的工作人员,觉得不能袖手旁观,便向时任县委书记杨志成汇报。当时杨书记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便说:“有啥汇报的,哪个不晓得是地主的坟山。”我说:“虽然是地主的坟,但它的雕刻艺术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成果。”他思索一阵,找到时任县长游义廉商量,之后发话:“好哇,你们办吧!”得到这样的指令,我欣喜若狂。

我安排“掌墨师”肖正中父子等人开始撤坟,关注文物保护工作的何介福老师也带领一行健壮的高中生前来助力。

撤到墓门巨石板时,用大绳系在大石上端,然后左右十数人喊着“嗨哟”号子,猛力牵拉,突然,大绳滑落,石板顷刻倒下,眼看后面的石工就要被压在下面,幸好有一根钢条撑着,石工得到保护。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总算是有惊无险。撤下后,巨石摆在农田工地上,影响路道畅通,我与生产队长联系搬运,找来几位大力士将其搬放在资安公路旁。

但公路旁也不是长久堆放之地,怎么办?正好当时在维修重龙山永庆寺山门“重龙古迹”坊,该坊是清嘉六年时州牧赵遵律主持修建的,其坊玲珑典雅,集建筑艺术和文化艺术于一坊,可坊两边的石围栏风化破烂,没有了艺术性。螺蛳坟石刻如果搬迁安置于此,岂不“珠联璧合”?

我赶紧去找当时的广播器材厂援助。讲明原由,他们欣然同意支援汽车,可重石上车困难,需用吊车,于是又借电话联系信号厂,该厂也大方,无偿支援吊车。

螺蛳坟石刻搬上重龙山后,经师傅精心安装修饰,使它不仅重见天日得到很好的归宿,也给“重龙古迹”坊增添了风采。(杨祖垲)

编辑:刘书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