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晒履历证书 尚礼好学逆转平凡人生

【时间: 2018-08-03 09:06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吴建章与小孙女展示《土地房产证》  

  近日,伏龙镇文化站站长罗琦颇为忙碌。为了筹建村史陈列室,他四处寻找相关人物和历史存证,家住市中区伏龙镇大田村2组的百岁老人吴建章便是其寻访对象之一。“我当时为了找伏龙镇的第一位共产党员,找到一个老党员家中,但很遗憾,老人家去世了,他的家属就向我推荐了吴建章老人。”

  百岁老人、老党员、“老社长”……集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吴建章一直居于伏龙镇辖内。从放牛娃到“伏龙公社副社长”,他见证了伏龙镇的发展变迁;从生来坎坷到安享晚年,他感受了国家改革发展带来的红利——

  坎坷——

  幼年为支撑家庭做“放牛娃”

  7月20日,天气晴好。市中区伏龙镇大田村2组,吴建章老人头戴一顶样式时髦的深色休闲帽,穿着一身干净舒适的家居服,在小儿媳妇郑秀芬的搀扶下,坐到院坝阴凉处的一张椅子上。

  老人还有三个多月就将过百岁大寿了,虽然个子瘦小,坐下时整个身体有些微微打颤,但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家人每天都要这样扶老人出来坐一坐,透透气,散散心。

  家里正在修整房屋,二楼的栏杆处,小儿子吴国华与两名工人正在铺设混凝土,楼下的几间屋子都已铺设完毕,湿漉漉的。

  混凝土搅拌机的声音很大,老人听力不好,静静地坐着并不受干扰,旁人和他说话,则需要大声地在他耳边“吼”。郑秀芬从一旁的小屋里端出一杯水,喂给他喝,并细心地将他打湿的嘴擦干。老人非常礼貌地道了一句“谢谢了哈,大姐”,让初见的人着实有些忍俊不禁。对公公的懂礼和认错人,郑秀芬笑道:“我老汉儿一直都很有礼,不管是对家里人还是对其他人,都是这样的。”

  其实,看上去“颇有气质”的吴建章老人,因幼年困苦并没有读多少书。1918年,他生于一个农民家庭,7岁时,母亲、妹妹逝世,只剩下他和父亲相依为命。经人说情,其父才在龙门镇刘家沟朱家院子佃了点田土,却交不上租金,收成也有限,实在无法养活父子俩,无奈之下,只能一边佃土耕种,一边养羊。在生活重压下,其父身体日渐虚弱,却依然想尽办法,让吴建章去读了两年私塾,最后苦于实在无钱,没有再读下去。

  吴建章13岁时就开始帮人放牛,想挣点钱,让父亲轻松一点。孰料,5年后,父亲撒手人寰,吴建章无钱葬父,只得将家中仅有的被子等物拿去当了给父亲“开灵”,连棺材都是以帮人干活抵债为由赊的账。

  “解放前,日子都不好过。”吴建章的三儿子吴国庆说,新中国成立以前,父亲一直在当地给人当长工,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打。

  直到1950年,饱受苦难的吴建章,一心跟党走,在土地改革中成了积极分子,并在党的培养下,进入扫盲班学习。1952年被群众选为伏忠乡(原伏龙乡划分成的三个小乡之一)农会主席,不久后,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0年,我父亲就当选为伏龙乡副乡长,后来又几经改革,最后直到退休都是副职。”吴国庆说,父亲待人一直十分温和,常常教导子女做人要勤奋、善良、上进。

  在吴国庆印象中,吴建章长年早出晚归,上班时间忙全乡的农业和财经工作,下班还要回家做农活,遇上有村民需要帮忙,他也常帮他们做农活,“到了农忙时候,他还要播广播,指导农业,一播就是两个小时,水都喝不到一口。”

  吴国庆说,父亲因早年间文化水平有限,经过在扫盲班学习以后,为了给老百姓讲解各项政策时更严谨,对政府各类文件都要认真地学习,甚至是背诵,“他在96岁以前,每到逢场,都还要去乡政府领报纸回来学习。”

  “堂堂正正做人,‘相因’不要捡、便宜不要占、凭良心做事。”这句从小父亲便告诫自己的话,吴国庆也一直记在心中,并始终履行着。

  而作为吴建章的同事,今年83岁的原伏龙乡党委副书记石火才表示,吴建章是一个踏实、肯干的人,不仅自己把工作做好了,也将家中的农活做好了,勤勤恳恳几十年,难能可贵。

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