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硝烟的军列

【时间: 2018-01-07 10:07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革命必须宠辱不惊

  我们运输组顺利返回营地后,刘参谋受到重用,而我却依然被撂在一边,没能从张宝锋参谋手中拿回自己的东西,连平时朝夕相处的战友也刻意躲着我,显得生分了许多。

  那天早晨,我到河边架起“钢盔锅”生火煮野菜,一边烧火,一边抹眼泪。“嗬,看你那个熊样,几天不见就面无人色,耷拉着脑袋,像棵打蔫了的茄子!”科长一边讲话,一边走了过来。我惶恐地站起身,茫然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小撮盐巴,只听他用柔和的声音说道:“你要赶快丢掉思想包袱。这点盐巴给你,烧一盆热盐水,清洗脚伤,准备今晚出发,随指挥所开进青峰岭!”

  “科长,我是来革命的,不是来受怀疑、遭冤枉的!我不是内奸,我想不通!”终于抑制不住几天来的委屈,我情绪失控地将怨气一股脑儿倾泻出来,惹来科长的严厉斥责:“谁不是来革命的?你说你是来革命的,你以为扛上‘革命’这块金字招牌就是老子天下第一,谁都不敢惹你啦!革命是什么?革命是奋斗,是牺牲!要革命,就要舍得付出自己的一切!在革命的队伍中,由于种种原因,难免会受挫折、受委屈,甚至受到冷落和排斥。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必须学会宠辱不惊,必须有坚定的革命信仰,决不能一有风吹草动就哭鼻子,就怨天尤人!”

  说到这里,他绕过石礅往灶里添了几片柴火,轻轻拍拍我的肩膀,像大哥一样开导我说:“小郑,你要走的路还远着呢,可不能敏感多疑,受不了委屈。这回被‘黑寡妇’盯着肯定是有内奸作祟,组织上布置排查,把一切具备条件的人都筛一遍,当然包括你。这个时候,你要处之泰然、积极配合嘛!你的事,傅副师长都说话了,说你出身贫苦,年纪小,无非念得几句洋文,绝对没有‘反骨’!不过,这娃娃人小鬼大,心眼多,脆弱、敏感,这次可以借机下掉他的枪,凉拌他几天,给他打磨打磨,把身上的毛刺磨掉一些。你可要懂得首长的苦心!”

  科长的一席话,让我如沐春风,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也倍感愧疚。我开始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人生的道路饱含着许多的哲理,科长语重心长的教诲,对我是恩重情深的关爱。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无限感激。当天,我就取回了自己的东西,重新恢复了科里的工作。(郑时文)

  (未完待续)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