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南街轶事

【时间: 2017-10-22 06:59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1980年的上南街口

  一

  内江城区的上南街,是一条文化底蕴厚重的古老街道。据《内江县志》记载,作为内江城的主要街道,上南街已有五百多年历史。它全长525米,宽8米,沿街商铺林立。

  笔者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就读内江初一中(今内江六中初中部),3年的时间里,每天在上南街行走4趟,对其变迁有所了解。

  上世纪四十年代,从大洲中学(后为内江初一中)往南街(现中央路)走,全长约300米,宽约6米,是内江县城的主要街道之一。正南门(又名乐贤门)不远处是大洲中学,其原址是武庙(后来成为内江武馆),门口有一座牌坊,人称高氏父子进士牌坊。进士牌坊右侧为内江县城南镇小学(今市中区委所在地),紧邻内江县女中(今区委宿舍及附近),再下为国民党内江县警备司令部(解放后曾作为公安3l2部队驻地),再下为恵民宫一侧(原内江市人民电影院三道太平门),街口对过小街为船形仁爱楼(即罗斯福楼,1958年拆除);进士牌坊左侧为国民党内江县兵役局补训处,紧邻明清时代考棚(今军分区干休所)、禹王宫(曾为市粮食局)、阴家祠堂及何家祠堂(今市川剧团宿舍及居民楼)、华胜大剧院(今内江剧场)、基督教福音堂(今百货大楼-侧)。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拆除牌坊修建梅家山广场,连通了大洲中学去广场的道路,加宽了路面,形成了现在的上南街。

  在这条街道上,历史最为悠久是内江县城进行童试的“考棚”(今军分区干休所)。据光绪三十一年(1905)编撰的《内江县志》所载“历代进士名录”,内江有名有姓的进士,唐代2人,宋代60人,明代118人,清代55人,计286人。这些进士都是在这考棚中进行童试合格者,最为著名的有明代的赵大洲、阴武卿等。考棚之门有横匾“考行察艺”“天开文运”,后操场门上有“腾蛟”“起凤”匾额,这些匾额均为县知事杨增辉的手笔。

  说起杨增辉,还有一个故事:杨增辉接任内邑不久,听说县里有位名书家谢宝南,便登门恭请他为考棚题书匾额。当时,谢家经济较拮据,便提出要300个银元的润笔费。杨增辉碍于初上任,不便开支,酬金难以兑现,便向谢宝南表示了歉意,然后说:“谢先生,我想在此暂借你的书案试书一二匾额如何?”谢宝南想看看县太爷的书法水平,当即备好纸笔,待县太爷挥毫。没想到,杨增辉执笔在手,灵动自如,信笔任墨,奋笔疾书,一挥而就,自成体式,而几幅匾额字体各异。谢宝南自愧弗如,难掩羞惭。自此,谢宝南立志发奋,潜心苦练,书艺大进。尔后,谢宝南为本邑文庙、城隍庙、圣水寺等庙宇书写了不少牌匾,索书者众。

  据曾在内江城南镇小学读书的陈万才、陈伯祥兄弟回忆,最使他们难忘的,是上南街内江县国民党兵役局补训处,这是训练壮丁的地方。瘦骨嶙峋的壮丁在此进行短训,准备为国民党打内战当炮灰。这些壮丁进行队列、跑步训练后,被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押往黃桷井沱江河边码头洗澡。如果有壮丁逃跑,被抓回后,将其吊在操场的木架示众,还被点燃的柏树桠枝薰(内江人读“qiu”),称之“薰腊肉”,受害者的惨叫声响彻四邻,他们在学校都听得到,有的逃跑壮丁活生生地被薰死在木架上。

编辑:杨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