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旧房拆迁的安置房 引祖孙抛下亲情对薄公堂

【发表时间:2014-12-28 15:26:11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一套旧房拆迁的安置房,引来祖孙三代抛下亲情,对簿公堂。这究竟怎么回事?

2012年8月,隆昌两位老人将自己名下的一套11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以10万元的价格“半卖半送”过户给孙子,但其条件是两位老人享有该房的永久居住权。然而,时隔不久,两位老人的孙子则表示,因为欠钱,要卖房子拿来还账。二老却被迫搬出该屋住进了老年公寓。

2014年,年过八旬的两位老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讨回“居住权”。老人的请求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祖孙二人的矛盾是否能够得到解决呢?日前,隆昌县人民法院在经过多次审理和调解无果后,给出了判决——

老人:“我们有居住权,却被逼了出来”

原告是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而他们要告的人,就是与自己平时都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孙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位老人原本在隆昌县金鹅镇有一套三室两厅一厨一厕达110多平方米的房子。该房子是他们的老房子被拆除后补偿的安置房。而就是这套房子,让他和孙子对簿公堂。

两位老人称,2012年5月,他们的长子因病去逝后,孙子及其母多次要求他们将这套住房的产权过户到孙子小李名下。考虑到孙子一直由他们带大,又是自己的长孙,两位老人于2012年8月便将这套房屋以十万元的价格,附条件地过户给了孙子。老人向孙子开出的条件是,在他们去世前,对该房屋有居住使用权。

“当初我们就怕扯拐,于是让他写了个条子。”老人称,孙子白纸黑字向他们承诺:“爷爷祖母对此房屋有永久居住权”。可时隔不久,孙子就反悔了,推翻了他向二老做出的承诺。

两位老人称,2013年春节后,孙子及其母亲逼他们搬出该房屋,不准他们在该房屋做饭,也不准他们居住使用该房屋。他们一再忍让,有时只有到饭馆吃饭。无奈之下,他们从家中搬了出来,住进了老年公寓。

两位老人都已年过八旬,现在却要落得一个有家不能归、居无定所的地步。为此,老人起诉到隆昌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确认他们对该房屋有居住使用权。

孙子:爷爷奶奶以长辈的强势让他签下承诺

孙子是否真的向爷爷奶奶签下了“永久居住权”的协议?

法庭上,作为被告的孙子承认,2012年8月,在该房屋过户前,自己确实曾向爷爷奶奶写下了这份承诺。被告方辩称,虽然自己向原告承诺过居住权,但该承诺是原告以自己是长辈的强势,同时利用被告年轻无知,以不承诺就不签名办理房产过户恐吓,致使被告违背真实意愿的情况下所写,而且该承诺也未经公证,况且该房产中绝大部分是被告母亲的财产,因此,被告向原告所做的承诺实属无效的民事行为。

面对爷爷奶奶要永久居住和使用这套房屋的要求,孙子为什么又会突然反悔呢?作为被告的孙子,对祖父母的诉请,他将如何做出答辩?

法庭上,作为被告的孙子小李辩称,自己从小与父母居住在父亲工作的地方,并没有一直与原告居住在一起。父亲去世后,近20个月内,爷爷奶奶和他们居住在一起。但爷爷奶奶不顾他们的感受,长期放纵两个女儿和儿子不分时间随心所欲的闯入家里大吵大闹,扔甩东西,砸烂客厅灯具,更让人气愤的是爷爷奶奶还放纵其儿子和女婿到家里住宿,连续三天两夜不间断大声放音乐,致使家人根本无法生活、休息,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2013年四五月份,原告的子女全家都拥进房来集体生活,做饭菜,时间近两个月。

孙子称,父亲去世后,家人没有过上一天开心日子,他整天除了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外,在上班时也要担心母亲在家随时受人欺负的可能。

另外,被告方并不认同原告“半卖半送”的这种说法。被告认为,原告已拿走了父亲去世后的遗产分割费,理所应当的应将房产过户于被告,没有规定享受了遗产分割还要强加永久居住。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同时,孙子还表示,因为欠了钱,他准备将这套房子卖出去,用于还账。

分享到:
编辑:刘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