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 成渝铁路再奏“青春之歌”

【时间: 2022-07-11 09:42 内江日报】【字号:

在成都市区正北方向,成渝铁路的起止点站——成都站,历经70年风雨,仍在勤勉服役。1952年,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全线建成通车,一列彩车就是从这里,以36公里的时速发出。

随着成渝铁路功能转变为以货运为主,如今的成都站已不再办理成渝铁路客运业务,但新的任务正在孕育——已启动建设的成渝中线高铁(沪渝蓉高速铁路重庆至成都段)将接入成都站,这里,将成为成渝间距离最短、速度最快的铁路通道起止点站。

70年间,成渝之间的铁路通道,从仅有的成渝铁路增加为成遂渝铁路、成渝高铁(成渝城际铁路)、成渝中线高铁等多条,时速也从36公里增加到了目前中国铁路的最高速350公里。通道之变,折射出哪些变化?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眉灵

速度之变

从时速36公里到350公里 川渝间交往不断提速

早上6:09,晨曦微露,一组“复兴号”动车组列车从成都东站发出,拉开了成渝间“动车公交化”的序幕。每天,有上百对动车往返于成都、重庆之间,最快的一趟仅需 62分钟。而成渝铁路刚开通时,成都、重庆之间的铁路旅行时间为多种交通工具中最快,但也要13个小时左右。

从13小时到62分钟,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动车司机李治刚一家,见证了成渝间铁路通道的历史变迁。李治刚的爷爷李鸿升是成渝铁路开通时拉响汽笛的第一人,当时火车时速36公里;李治刚的父亲李国方经历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的迭代更新,列车时速逐渐提升到80公里、100公里;到李治刚这一代,这些年列车时速经历了200公里、250公里、300公里、350公里的演进。

速度之变,折射出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而成渝铁路通道仿佛是创新的“试验场”,其每一步“进阶”,都领跑中国铁路。

成渝铁路作为新中国第一条铁路,在建造、运营等方面都进行了诸多有益探索;2006年建成通车的遂渝铁路(成遂渝铁路通道的组成部分)上,有着国内第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无砟轨道试验段;2015年建成通车的成渝高铁,于2020年完成技术改造,达标提速提质,运营时速由300公里提升为350公里,开国内高铁先河;已经启动建设的成渝中线高铁设计时速350公里,预留了进一步提速空间,将打破国内既有高铁时速“天花板”。

客流之变

以前“天天都是春运” 现在人虽多但不拥挤

在遂渝铁路开通以前,成渝铁路是往重庆、广州等方向的铁路大通道,不仅成渝间往来旅客多,还有无数川人乘坐火车外出务工。

成都站老售票员杨世贤说,成渝铁路一直非常繁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售票员交接班的时候,点钞都要一两个小时。曾担任成都至广州51/52次列车长的王泽云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年春运,列车停靠资阳站时,定员118人的车厢挤进了200多人,连厕所里都站着人。

重庆客运段的罗雅丽曾先后在成渝铁路、成遂渝铁路和成渝高铁上担当过列车长,她的记忆中,成渝线一直客流火爆。2006年,遂渝铁路通车后,开行了双层列车,4个小时的旅程,平时趟趟都是满员,“到了春运期间也没太大的感觉,因为天天都人多。”

2015年底,时速300公里的成渝高铁通车,两城铁路旅行时间进一步缩短至1.5小时。与客货双运的成渝铁路、成遂渝铁路不同,成渝高铁是客运专线,只跑旅客列车,“成渝动车公交化”逐渐成为现实,每天可保证7万人次出行需求。人多了,但由于通行时间短、趟次多,车上并不拥挤。

成渝铁路对沿线经济发展的影响,也成为成渝高铁线路走向的重要影响因素。中铁二院成渝高铁和成渝高铁提速达标改造负责人单广平回忆,成渝高铁设计初期曾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条是北线走安岳,一条是南线走内江。客运专线需要更多的客流量支撑,成渝铁路经过的内江、荣昌、永川沿线经济发达,成渝高铁最终选择南线方案与此关系密切。

货运之变

从散集货物 到集装箱班列通江达海

现在坐动车去重庆,无论行经成遂渝铁路、还是成渝高铁,在成都,都是从成都东站出发。

很少人知道,成渝铁路上曾经也有座成都东站——主要办理货运编组业务的车站。火车货物用一节节车厢运输,货物到达地点不一,编组站就是把货物进行统一的编排和组织。随着货运量的井喷,2007年,老成都东站从成都市区八里庄搬迁至新都区,更名为成都北车站,这也是国内首座采用编组站综合集成自动化系统的车站、西南地区最大的货物编组站。

如今的成都北车站两座自动化驼峰昼夜不息,为城厢站、大弯镇站、新兴镇站等源源不断输出车流。车站职工代树建介绍,每天,一车车集装箱从这里运输出去,通过成渝铁路等线路接入全国铁路网,再运往全国乃至全球。成都北车站所辖的城厢站,如今是亚洲最大集装箱中心站,成为中欧班列开行的重要集散地。

成渝铁路简阳站已不再办理客运业务,站内货运业务依然忙碌。如今每月有近两千车砂石装在集装箱中,从贵阳、遵义等地运来,在此卸车,用于成都东部新区配套设施建设。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货运部多式联运科科长刘永东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成渝铁路上还开行过到广东等地的冻肉冷链运输专列,这是现代铁路物流的雏形。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推进以来,成渝铁路货运呈增量趋势,石油(成品油)、粮食、工机(汽车)等生产生活消费类物资逐年上涨。成渝铁路还紧密衔接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和沿江班列,内江等沿线城市都开行过中欧班列。


编辑:陈兰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