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 成渝铁路之内江记忆

【时间: 2022-06-29 15:54 i内江】【字号:

成渝铁路渝内段通车典礼(资料图)

春风暖阳,约上几个同事,到“千年古驿”椑木镇,去拜访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走访成渝铁路上最长的一座钢梁大桥——成渝铁路沱江大桥”。此桥一头地处椑木镇,当地老百姓也俗称“椑木铁桥”。

“轰隆——轰隆——”绿皮火车从身边驶过,把记忆拉回到70年前。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千百年间,出川入蜀,除了旱路翻越秦岭外,就只有长江水路。修建铁路,打通巴山蜀水,冲出盆地,是川中父老多年的梦想。

1903年,四川总督锡良奏请清廷,拟自修川汉铁路,成渝铁路为其西段,川蜀民众得知消息,踊跃认股。1911年,在英法等列强的诱逼下,清政府宣布“铁路国有”,转而将铁路修筑权卖给英、法等国。全川人民无比愤怒,一时之间,“函电纷驰,争议嚣然”,掀起了以成都为中心的全川保路风潮,今天的资中罗泉古镇仍保留着当年保路运动最主要的会议遗址。

1932年,前四川督军周道刚倡议重建成渝铁路,成立“成渝铁路筹备处”,自任委员长。聘请铁道工程专家蓝田为勘测队队长测设路线。由于四川一直处于军阀混战,很快,军阀刘湘与刘文辉之间发生激烈交战,修路又被阻停了。

1936年6月,川黔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成渝铁路工程局在重庆成立。开始测设线路走向、征地测量,试图重启成渝铁路建设工作。然而,大张旗鼓的征地测量之后,成渝铁路的修建工作依然进展缓慢,甚至对百姓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

不论腐朽的清政府、混乱军阀还是被老百姓称之为“刮民党”的国民党政府,先后用了近50年的时间都未能为成渝铁路铺上半根铁轨,在地图上也仅仅是一条虚线。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后,中共中央西南局作出的第一项重大决策就是“以修建成渝铁路为先行,带动百业发展,帮助四川恢复经济”。12月7日,“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交通接管委员会铁道部”成立。12月31日,在当时西南战事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邓小平在主持西南局常委办公会议上果断决定:“兴建成渝铁路,造船修建码头。”被搁置了近半个世纪的成渝铁路修建事项被提上了议程。

此时,新中国刚刚成立,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全国单就铁路修建来说,至少有两条亟待开工:一是刚成立的海军提出修筑从山东蓝村到烟台和浙江萧山的铁路,以备海防;二是新疆的王震将军给中央打了四五次报告,请求加快对宝兰、兰新铁路的修建,以巩固西北边防,这都是迫在眉睫的任务。为此,邓小平必须赴京向毛泽东请示,毛泽东回答说:“你能说服我,我就鼎力相助;若说不服,那就暂时搁置”。

邓小平从无数条修建成渝铁路的理由中着重讲了三点:“第一点,四川交通闭塞,政令不畅。古人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四川作为西南首省,不修铁路不利于政令畅通。第二点,重庆、成都是西南中心城市,如修铁路,不仅可以带动四川乃至西南百业兴旺,还可向全国提供优质大米、猪肉、禽蛋和副食品,互通有无。第三点,如果成渝铁路率先修成,既可提高我国的国际声望,又可使大大小小的工厂订货充足,加快工业发展。”

邓小平的这三点理由说中了要害,点到了关键,毛泽东听后沉思片刻,缓缓点头,他最终下定了决心,一锤定音:修成渝铁路。

1950年6月15日,成渝铁路开工典礼在重庆举行,拉开了成渝铁路修建的序幕。邓小平、贺龙出席成渝铁路开工典礼。

修建成渝铁路,是一个充满艰难险阻的工程。从地形上说,四川是盆地,盆地边缘到处都是高山峻岭和深谷河流。从设备上说,当时的筑路工人没有大型的机械化设备,一切都只能用双手进行。从安全上说,当时正值剿匪时期,工人们在修路过程中还需要时刻提防土匪的侵扰,保障施工安全。从修路技术来说,成渝铁路修建时,尚未组建专业施工队伍。

成渝铁路建设情景(资料图)

万事开头难。西南军政委员会果断抽调部队指战员三万余人,率先承担筑路任务。战士们一手拿枪一手拿镐,一边剿匪一边筑路,同时,四川各行署也积极动员了一万八千多人参加铁路修建。不久,朝鲜战争爆发,筑路主力军北调参加抗美援朝。他们留下的任务,由从各城镇招募的失业工人和沿线动员的农民工所接替。1951年2月,到达工地的民工多达十万人,他们用灯笼火把照明,钢钎、大锤、十字镐开凿,展示出让高山低头、令江水让路的英雄气概,使路基节节向前延伸。在内江的各个施工段,四处可以看到用锄头、箩筐、扁担、竹筐等简陋工具,和在铁路上忙得热火朝天的筑路民工。

我们身边的这座成渝铁路沱江大桥,也主要由内江人民修筑,它可谓是成渝铁路的心脏,也是运输铁路修建材料的最重要关口。成渝铁路西北段的器材必须经过这座大桥才能送达,桥未修通,西北段的民工们望眼欲穿,等着从对岸运来钢轨等重要材料,所以成渝铁路沱江大桥便成了成渝铁路通车迟早的关键。铁桥修建难度极大,没有技术指导,只能靠自己摸索。工人肩挑背抬把高达好几十米的桥墩修好了,桥梁又如何安装上去?如果还是采用传统的老办法,光是搭好架子就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根本无法保证来年七月通车。

修建成渝铁路的工人架设沱江大桥(资料图)

就在老桥工们犯难的时候,工程师们想到了采用托拉法和膺架法架桥,把几孔钢桥临时拼铆在一起,下面垫滚筒,再用引力把它拉到桥墩上去,这种方法不受任何自然条件限制,实施起来又快又好,在大家共同拼搏下,仅用了短短的70天就将铁桥搭建成功,完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1951年11月30日,成渝铁路沱江大桥如期建成。  

成渝铁路沱江大桥横跨沱江,桥身全部用钢架建成,全长370.83百米,距江面27米高,宽7.5米,桥侧还筑有一米宽的人行道。桥身由河中央6个坚实的桥墩支撑,每墩之间约50米,路面所铺设900多根枕木全部由内江人民捐献。它是成渝铁路最长的一座钢梁大桥,也是西南地区第一座钢梁桥。作为成渝铁路大动脉上的唯一一座跨江铁路桥梁,成渝铁路沱江大桥经济和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为保障大桥的畅通和安全,建成通车后,有部队在此把守。至今,在烈士墓旁的山脚下,还保存着守桥部队的营房。营房由条石砌成,共两层,底层有三个房间,约80平方米,二楼建有几平方米的岗楼,长方形射击孔赫然在目,足以想象当年这里壁垒森严的军事氛围。

1951年,建设中的成渝铁路沱江大桥。(资料图)

在那个技术和设备都极为落后的年代,内江的筑路工人们靠勤劳和智慧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顺利完成了成渝铁路“内江使命”。其中,仅仅是修建成渝铁路沱江大桥一侧边坡就牺牲了柴九斤、钟志卿两名烈士宝贵的生命。内江人民为了纪念两位牺牲烈士的英魂,在桥头的乌云山半山腰上,以最高礼遇修建了“革命烈士塔”,塔身成“五角星”柱体,正前方刻有“柴九斤、钟志卿烈士抢修沱江大桥护坡殉难纪念塔”几行大字。纪念塔面对沱江高高挺立,恰似威武的战士,守护着成渝铁路沱江大桥永固长存,也护佑着内江人民的辛福安康。

成渝铁路沱江大桥建成后,火车头顺利地把修路物料运到各个筑路工地。经过3万多解放军和10万民工艰苦卓绝的奋斗,从清朝末年到民国用了近50年时间仅是一条虚线的成渝铁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只用了近两年时间,总长505公里的成渝铁路,于1952年6月13日全线竣工。从钢轨、鱼尾板、垫板到每一颗道钉,全部实现了“中国制造”,就连129万根枕木,也全部来自“就地取材”。

1951年12月7日,成渝铁路沱江大桥建成后,第一列火车通过大桥。(资料图)

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顺利通车,毛泽东主席为成渝铁路通车题词:“庆贺成渝铁路通车,继续努力修筑天成路”;贺龙将军到场剪彩。成渝铁路的建成通车是新中国建设史上的第一个奇迹,开创了新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的新时期,也为新中国铁路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修建成渝铁路,由于地势险要、技术落后等原因,导致死亡的筑路民工和部队战士高达100人,造成残疾的有108人,他们默默无闻地付出、牺牲,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为了纪念牺牲的民工和战士以及参与筑路的十万筑路民工,1953年8月,在内江梅山公园上修建了成渝铁路筑路民工纪念堂(碑),也是全国唯一的筑路民工纪念堂。

成渝铁路筑路民工纪念碑(资料图)

成渝铁路通车后,四川的交通格局立即改变。“人民坐江山,黄河也有澄清日;铁路连川陕,从今蜀道不再难”。作为“成渝之心”的内江,也极大地繁荣了地方经济,仅1953年,内江增加了700余家商店,榨制的蔗糖同比增加36%,且运到重庆,运价就减少了三分之二。随后,成渝铁路运来的煤炭,让内江先后建成了两座火电厂,同时,内江糖厂、内江棉纺织厂、内江锻压厂等大型国有企业相继建成,内江经济得以快速发展,以制糖、食品、轻纺为主的内江轻工业区逐步形成。到20世纪60年代,内江工业产值成倍增加,一度成为成渝线上仅次于重庆、成都的城市,“内老三”的名号也由此而来。

成渝铁路,是新中国建设史上的第一个奇迹。值此成渝铁路通车70周年之际,回望成渝铁路以及成渝铁路沱江大桥这段历史,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党领导人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伟大成就。更加深刻地领悟到:中国人民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也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时代列车滚滚向前,发展不止步,改革不停步。随着成渝动车、成渝高铁的开通,重庆和成都之间的时空距离已缩短到1个小时。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班列、沿江班列的相继开通,昔日的盆地已经成为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从此蜀道不再难,密织的路网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注入新动能、激发新活力,成渝“双核驱动”、全域共兴的高质量的发展图景正徐徐铺开。

编辑:曾小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