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时节插秧忙

【时间: 2022-04-16 11:41 】【字号:

谷雨前后正是一年一度的插秧时节,我想起了儿时家乡插秧的情景来。

插秧就是我们老家说的栽秧子,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一种农活:就是把水稻秧栽插在犁耙好的水田里,到了成熟的季节就可以收割沉甸甸的稻谷,全家就可以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了。其实插秧是很有讲究的,是农活中一门要求较高的技术活。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刚分到土地的农户人家非常看重对庄稼的栽培和管理。在我的家乡筠连山区的大户农家到了插秧季节,要雇人帮忙栽插,有的还要翻黄历、挑日子、“开秧门”(即大酒、大肉办招待)。田少的人家就只有自己栽插了。

那时,乡村都有一些插秧高手,俗称“秧师傅”。水田面积大的一般要请八九个人才够。拔秧和打秧都是这帮人干,上粪是专门的人。山区田土贫瘠缺肥,栽插时就要垫底肥,不然秧苗转不了青。

大清早,秧师傅们先把拔秧、洗秧这些活干完,吃过早饭就下田。打秧时,只见一把把捆紧的秧苗像一只只乌鸦从四面八方均匀地飞落在水田里。秧师傅们每人拿上一只木盆,专管上粪的人把用牛粪、柴灰和油枯等按比例拌好的秧肥铲到秧盆里。秧师傅们在田坎上站成一排等待下水,站中间的大师傅最先下去,只见他顺手拖过秧盆,拿过一把解散了的秧苗,左手持秧,右手分苗,快速地朝盆里一抓,一撮秧肥便糊到洗净的秧苗根上,顺手插到水中,从左至右,手一动,闪电般地栽起了第二窝秧苗。

每人栽五行,等到大师傅栽到五五二十五窝时,第二个师傅才下水栽,以此类推摆开了阵势。从远处看去,好像大雁南迁的“人”字队形。他们都跟得很紧,两只手像是在织机上穿梭,一点不敢怠慢。谁稍慢了两行,就会被别人夹在缝里“吃黄鳝”。

何谓“大师傅”,一看就知道,他眼明手快熬功好,一般要栽完三盆才抻一下腰杆喘口气。再看他栽出来的中线,一行行像线一样直,找不出一棵歪一点的秧苗来。而两旁八个跟进的师傅,栽的就稍稍逊色一些了。

那时,栽秧为啥那么讲究?因为那些年栽的是传统稻种,一年只种一季,产量不高,秧栽密了,光长秆抽穗少;栽稀了,浪费田土。所以有经验的主人在栽插时是很注意疏密的。

现在的稻种换得勤、品种多,育秧栽秧也与过去大不一样了,还有了插秧机。随着时代的发展,农业已实现了机械化,不过在我们山区还能看到过去的栽秧场面,还会让人有一点怀旧的感觉。



编辑:杨惜寒
记者:付受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