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自在与单纯的至简诗兴——读崔体诗印象(上)

【时间: 2022-04-14 16:12 i内江】【字号:

认识崔哥,是从他的口语诗开始的。崔哥的口语诗,总是以敏锐、犀利和机警、智性自省于当下的现实生活,在诗歌江湖里波翻浪涌,短短时间,崔体诗的清爽、干净、简直之风引发诗界的关注与热议,成为独树一帜的风景。

然而,他仍以谦虚、低调的态势写自己所写,不为外界的喧嚣所动,不自立山头,不拉扯门派大旗,不希望人们给他封什么派别戴什么桂冠。但是“崔体诗”已跃然于诗界,其粗砺、平实的诗风值得研究和探讨。

崔体诗的仪态特质

崔体诗的特色是简洁化、口语化、生活化、大众化,无纵横四海、驰骋天下的大画幅,没有在恢宏博大的阈值里悲天悯人,而是写生活的小点滴。如他写备年货:“腊月的刀/必须找块石头磨练/抹去愚钝/亮得出三九的寒气/才允许开戒/问候那些肥硕之物/不留一点儿情面/喷涌的快感很热乎”;他写猪:“对主人的忠诚/都摆在桌面/祭台上/猪脑壳才明白/活着,就是讨死”;他写疫情:“老父亲做足文章/红底黑字/糊弄老家的门框/糊弄成一个场所码/坐等扫码的人/眼睛都绿了”。这些诗题,都浸润出他“平凡中见奇拙,朴实中蕴真情”的色泽。

现代诗林里,崔体诗一亮相,其特征十分明显。其诗不掉书袋,少有诗歌创作中的起调过门、句间过门和曲尾过门的程式,不刻意去营造氛围,而是单刀直入,直接以词根杀入景状,以临场者的视角,在朴素与清晰间涵育出辛辣、冷硬的烈度。

60后而至今还在写诗的人,大都是写作意义上的“回归”者。他们经历过现代派、朦胧派、新现代派、第三代、第三极、中间代、网络诗歌派等派别林立的时代,历经千帆过尽、往事过眼云烟,什么派和旗号他们大多数不看重,骨子里也不在乎什么封号与赐名。他们在乎的是如何能更自由、更轻松地表达自己、释放自己经岁月沉淀至近乎于被尘封的心绪。

对于崔体诗,如果我们硬要用一种符号来描述,应该接近于“简文派”。简文派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末,近几年才逐渐成型,是一种新型的网络诗歌文体。简文派承袭新月派等缘法,讲究行文简短精湛,语风注重口语化和神韵自然,大多数研究者将这类作品冠名“口语诗”。而作为一种新型的创作风,“简文派”没有组织形态和宣言,社会各界鲜有关注和议论,但它对现代诗坛的兴旺与发展发挥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当然,我本人并不认为口语诗能全面体现中国传统的诗歌美学,但口语诗最能体现人们从情愫源头即开始的抒情原生态。如汉乐府诗,大都是朴实、自然、生动的口语, 叙事同抒情结合, 感情朴拙动人。

崔体诗以诗的形态主张:不以旗手自居,不用概念来左右自然流露的诗兴,写自己想写的句子,来源于自我心性的独白皆可成诗,有的还可能是很好的诗。生活化、随意性而不失章法,不失自己独特的视觉感受,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形成情绪交感,至少达到互通的效果。崔体诗大部分句例中,均呈现出鲜活的现实力量。他写西安:“我骑着动车/由南向北/拉一路顺风/掠过田野上的迷茫/与西北风对冲/可以证明那些过往/如烟云”。句式平平,但其对“骑着动车”“由南向北”等情态的勾勒,映现出作为蜀地诗人对古长安文化的眷恋与审视。这些口语诗,已超越一般意义上的外部触觉,其外化的虚相,隐藏着更深的内化潜音。

从这点去剖判,崔体诗更倾向于“中间代”诗风。“中间代” 是指20世纪60年代出生但没有参加“第三代”诗歌运动的诗人。他们独具个性的诗歌写作、精彩纷呈的诗歌陈词,已标记出一度时期中国诗歌的标杆刻度。但是,“中间代”不是摩拳擦掌的诗歌革命,它是60后诗者对自我临场的特指。即用在诗歌运动磁场线外,坚持无立场的诗写理念,秉持人格上的孤傲,捍卫书写状态的清高,完成自我审视的过程体验,折射出一段历史的印痕,时代赋予他们从骨子里反对“诗歌旗号与运动”。

崔哥为诗,不交圈子,不掺合诗界纷争,不随人气水涨船高的附和,不声援谁、褒贬谁,像独行侠游走在自己视界的荒漠,回望独个体验的或远或近的淡淡情思。如他的西安之行,一路走一路写,沉浸于古城千秋的沧桑,沉思于古今变迁的浮光:“从大雁塔放眼过去/眩晕的灯光/随历史层层递进/大唐之上/各路货色踏歌而行 /吾乃蜀地之人/前来朝拜/可赏口饭吃”(《大唐不夜城》。自公元前316年,秦统一蜀地以来,蜀国便汇入了中华文明河流,作为生于巴、长于蜀的诗人,如首次身赴13朝古都那样,虔诚地跪拜于古文明中,但不时流露出机警的存疑。这种打破地域文化疆界,以心觉为实镜的反观之豪吟,壮思于时空之外的诗兴,与崔哥乐观豁达,嘴角上翘、始终充满着微笑的精神品质关联。在诗潮急转直下的时代,崔哥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临场者”的自我主张和融于生活的诗愿。

附崔哥诗选:


行走敦煌

 


西域路上要么蒙面而来


要么绝尘而去行走敦煌


男人都是流放的沙女人都是流浪的水


 


一桶西湖

 


山缠绵水水缠绵草木


草木缠绵人世人世了断的尘缘


在断桥之下一桶西湖


一统江湖咿啊呀咿啊呀


咿啊呀呀咿啊呀 

成都生活

 


靠府南河边晒花花太阳


引一脉岷江水泡新茶


摆龙门阵这逍遥日子


享受生活也好虚度光阴也罢


成都人得过且过不存在


莫得事说勒些


‖评论者简介 ‖

黎勇,笔名黎二愣、黎冠辰,60后,内江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其散文诗集《巴蜀风散板》填补了巴蜀民风民俗诗歌题材的空白;由央视、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推出的视频朗诵诗《脊梁》《来,我背你》和《等待天明》故事及音乐作品等,曾成为网络热搜。

‖诗人简介‖

崔哥,重庆人,60后。作品偶见《星星》《草堂》等文学期刊。有研究“崔体诗”专文见诸各大媒体。现居成都龙泉驿。

编辑:曾小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