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人,患病的他需要你的援助

【时间: 2021-12-24 17:20 i内江】【字号:

日前,东兴区永福镇鲤鱼塘村的村民蒋一兵向内江日报全媒体记者求助,他去年因患上膀胱癌,不仅花光了自己全部积蓄,也借遍了亲朋好友,如今,病还没好,还差7万元的治疗费,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帮他。


讲述病情


晴天霹雳,打工期间查出膀胱癌

“第一次从医生口中听到这个词时,我脑袋里都是懵的……”12月21日,记者在东兴区金牛小区见到了租住在此的求助者蒋一兵。今年53岁的蒋一兵,是东兴区永福镇鲤鱼塘村人,皮肤黝黑,身形消瘦,行走缓慢,右手还提着一个引流袋。“这里是我侄儿租的房子,因为要在内江城区看病,所以暂时借住在此。”蒋一兵告诉记者。

2020年11月的一天,在新疆打工的蒋一兵发现自己小便带血,并伴有疼痛。他觉得不对劲,立即到当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他的膀胱有异物堵塞,需要做手术治疗。由于新疆没有亲人,担心手术后没人照顾,蒋一兵返回了内江。

回到内江后,病情变得更加严重,蒋一兵发现尿液变成了鲜红色。他前往了内江市中医医院(新区)检查,随后被确诊为“膀胱肿瘤恶性(膀胱癌)”。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蒋一兵不敢相信自己会患上这种病。随后,蒋一兵又到内江市第二人民医院再次检查,还是被确诊为“膀胱肿瘤恶性(膀胱癌)”。

“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蒋一兵叹了叹气,“我至今未婚,父母与大姐已去世,二姐与二姐夫现在也是70多岁了,家里条件也不好,如今患上这病,真是拖累了我的二姐……”

期盼: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为尽快治好病,在朋友的介绍下,2021年3月19日,蒋一兵到成都东篱医院住院治疗了10余天,病情得到缓解,但由于治疗费用高,他不仅花光了多年积蓄,还借遍了亲朋好友。

“这期间,我还通过滴水筹及村民的帮助筹了3000元左右,但这只是杯水车薪。”蒋一兵说。

6月,由于病情开始恶化,蒋一兵到内江东兴区人民医院接受化疗治疗,经过4个月的住院治疗,病情终于又稳定下来,但自己没有收入,向亲朋好友借的钱又花光了。如今,蒋一兵在家只能暂时靠药物维持病情……

“这一年的时间,治疗费我大概花了7万元,医生告诉我,如果要继续接受治疗,还要花费7万元左右,这么庞大的数字,我该怎么办……”蒋一兵带着哭腔告诉记者,“都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帮帮我。”

翻阅病例

村委会:全力帮他渡难关

随后,记者前往了东兴区永福镇鲤鱼塘村进行采访,该村村干部告诉记者,蒋一兵长期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今年5月,蒋一兵来到村委会,得知他患上了膀胱癌,便立即关心了解他的身体、生活等相关情况。随后,帮蒋一兵向东兴区民政局申请了低保、临时救助;同时,向东兴区医保局申请了相关医疗报销。

“我们还在村委会为他安排了住宿,提供了棉絮、烧水壶等生活用品,并安排小组长每天关心蒋一兵的生活情况,组织鲤鱼塘村村民在滴水筹为他捐款。”鲤鱼塘村村干部说,“现在,他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我们还帮他向东兴区永福镇人民政府申请了疫情补助,全力帮他渡过难关。”

东兴区民政局:已办理低保和临时救助

癌症病人可以享受哪些补贴和救助呢?记者采访了东兴区民政局,该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蒋一兵的情况,按照《内江市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实施细则》颁布内容,凡持有内江户口的城乡居民,其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本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符合本市最低生活保障家庭财产状况规定的家庭可认定为低保对象;同时,还可以申请临时救助,按照《内江市城乡困难群众临时救助办法》内容,临时救助是政府对遭遇突发事件、意外伤害、重大疾病或其他特殊原因导致基本生活陷入困境,其他社会救助制度暂时无法覆盖或救助之后基本生活暂时仍有严重困难的家庭或个人给予的应急性、过渡性救助。

“此外,城乡老年人(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残疾人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同时具备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和无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或者其法定义务人无履行义务能力的,可纳入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范围。”该负责人说,“目前,蒋一兵未满60周岁,所以不符合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范围。”

编辑:陈香麟
记者:冯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