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坊风云》首演

【时间: 2021-11-06 16:03 i内江】【字号:
用川剧语言讲述甜城故事

由内江市创排的大型川剧《糖坊风云》,根据发生在内江历史事件改编,以川剧语言讲述甜城故事,在四川的戏剧舞台一亮相,便引起了观众的一片叫好声和戏剧界专业人士高度评价。很多观众和专业人士更是将此剧评价为近几年川剧舞台上难得一见的精品。

《糖坊风云》成功也为地方各剧团打造优秀川剧现代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更是宣传甜城文化的一个重要渠道。虽然这部《糖坊风云》在现阶段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但从两年的巡演效果来看,其已经具备了一部优秀川剧现代戏的多种特质。总体而言,它从一度文学剧本创作到二度舞台艺术呈现,都遵循了川剧艺术的创作规律。

戏剧创作不同于小说创作,两个小时、七八个转场,就是一出戏的时间维度。这需要编剧用非常精准的笔墨,在有限的时间内,同时在充分理解和尊重川剧艺术规律和表现方式的前提下,去编制情节、刻画人物、融贯思想。文字与舞台的换化,新与奇、真与实的刻意与隐露都考验着编剧的才情与胆识。“抗战捐献酒精的事例”有大篇幅史料记载,而这一次,三位编剧在对历史事件抽丝剥茧、去粗取精后,并没有就着史料按图索骥,而是运用电影式的剪辑,把史料中不同场景组连起来,构造一副新的骨架,然后以传统戏曲创作的手法“立主脑、减头绪、一人一事贯穿全剧”的构思手法,重新围绕着这一副骨架去灌养新的血肉——将赵家玺这一人物作为故事的中心,以其经历和遭遇为情节发展的纬线;将赵氏家族作为故事展现的主场景,以抗战与赵家糖坊兴起衰败为情节发展的经线,经纬相交,结连起这出戏最为重要的冲突点,这些重要的冲突点在一首首儿歌串联下变成了一幕幕动人心魄的舞台呈现。每一幕又是一出戏,每一出戏都产生了巨大的戏剧冲突,从赵家玺被迫结婚、李冬生出走、卖青山和冬生阵亡等情节点都得到了最大戏剧化的呈现,从而使赵家糖坊的兴衰与赵家玺的爱恨情仇交织融合孕育了新的生命。这一新的戏剧生命的绽放,让台下观众深深地感受到其人物是新的、故事是新的、情感是真实的、思想又是深远的。

戏曲是用人物形象来反映社会生活和表现作者的主体精神。塑造人物,在戏曲创作中处于核心地位。无论戏曲文学或舞台艺术,都要围绕着塑造人物来施展自己的艺术手段。戏曲文学的各个组成部分,无论是情节、结构、冲突、语言等,都由人物生发出来。它们的艺术创作,都以人物为起点,以人物为归宿。不少优秀的戏曲作品,其所以具有永不衰竭的艺术生命力,在人们口头流传不息,关键在于塑造了能反映某一时代社会生活的典型人物。①《糖坊风云》的剧本已经塑造了赵家玺、李东生、林玉秀、林天才等几位优秀有血有肉的人物,二度创作不但要将剧本中人物精髓搬上舞台,更要配合导演、作曲、演员、舞美等人员用川剧的语言去讲述这一个个形象鲜明的人物,让观众看到舞台上的人物觉得是地地道道的川剧,看的是地地道道的川剧里面的人物。《糖坊风云》在一度的剧本和二度的舞台创作中就将人物的塑造和川剧的语言很好的结合在了一起,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川剧高腔的运用。川剧高腔是川剧五种声腔中最具代表性的声腔,也是川剧五种声腔中最具表现力的声腔,其曲牌的丰富,句式的灵活,对于刻画人物复杂的内心活动,展现人物激烈的情感冲突有重要的作用,高腔中的帮腔在叙事和情感渲染中更能展现出川剧独有的剧种魅力。《糖坊风云》在一度文学剧本的改编中,作为剧本主要编剧张淼就牢牢把握川剧高腔曲牌灵活,句式多变的特点,以最大限度展现情感为唱词创作的主要方向,在契合高腔长短句的格式中,不局限于曲牌曲式的硬性规定,用一段段文辞通俗、情感饱满的高腔唱词对文学剧本的中的赵家玺、李冬生、林玉秀等主要人物情感历程进行了全面的结构,尤其是将这些人物在激烈的戏剧冲突过程中疾风骤雨般的情感走向和跌宕起伏的内心活用高腔唱词表现了出来。这是川剧独有的讲故事的方式,也是从剧本到川剧重要的一个步骤,其中就以赵家玺的情感走向最为鲜明。

剧本中的赵家玺是赵家家族兴衰成败的一个重要的灵魂人物。他和赵家糖坊一起卷入到抗日战争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也是李东生和林玉秀性格和命运最终走向的直接推手。基于此,剧本中大量的情节和事件都是围绕赵家玺展开,而作为舞台时空艺术的川剧,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依靠演员的唱词、念白、对话和程式来塑造人物性格和情感,所以在戏剧改编过程中,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将这一人物的形象立起来,如何将这一人物的情感变换用川剧的语言展现出来,除了每一场、每一幕围绕这一人物设置情节冲突之外,最重要的是在每一次情节冲突过程中,要用川剧高腔来渲染情感、升华情感。这一点在《 糖坊风云》中表现得特别强烈。如第一场对命运不公的无奈是用高腔突出;第三场对糖坊人心涣散、世道艰难就用两段情感真挚的唱词来渲染内心激烈的情感。在第五场中得知昔日兄弟李冬生阵亡的片段中,川剧高腔对人物内心清高的塑造更是达到了一个极致。剧作者为了展现赵家玺内心的情感变化用了一段21句高腔唱词来抒发,这段唱词情感饱满真挚、力透肌骨,一个内疚无奈的商人形象立在舞台上。纵观全剧,可以清晰地看出三位青年编剧是非常熟悉川剧的艺术特征,是善于运用川剧高腔曲牌的灵活性来表达人物的戏剧行为,抒发情感,并恰到好处地运用帮腔手段来渲染气氛,精准有力地表达出角色内心深处情感的巨大波动。

近年来,评论界对于戏曲现代戏最大的诟病在于“话剧+唱”的模式与传统戏曲虚拟、写意的艺术本质冲突。何为中国戏曲的虚拟、写意?业内有句“两三个圆场五六里、一两段唱词三更天”就是对戏曲这两种艺术本质生动的概括。但是当下很多戏曲现代戏搬上舞台后给观众呈现的却是话剧的风格,话剧的实景布置、话剧的分幕、话剧演员的实景体验,更有甚者,连表演过程中省去了戏曲表演的程式、身段,所以现代戏要搬上舞台,要给观众展现戏曲的美,重要的是在其表演过程中展现戏曲独特的表演艺术。和其他古老戏曲剧种相比,川剧在三百年的发展历史长河中积累了丰富的表演艺术,概括言之,就是形成了完备、成熟的角色行当和丰富、系统的功法程式,并在长期的舞台实践中,创造了奇思妙构的表现手法和精妙独到的表演技艺,这是川剧艺术特质中最重要艺术特性,也是当下川剧现代戏在舞台呈现过程必须展现的剧种特质。《糖坊风云》在舞台的二次呈现中就将人物的舞台行动与川剧的表演艺术很好的结合在一起。除了将川剧最基本的四功五法融入人物舞台行动中,还将戏曲基本功法运用到情景的营造之中。例如,戏的开唱一段,导演想通过一段川南地道舞蹈将当时糖坊劳作的场景表现出来,于是舞蹈形体设计老师别出心裁地将现代舞与川剧身段相结合,将两种美感相融合,将导演的构思呈现出来。

这段构思对于几位戏曲演员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戏曲身段,她们是驾轻就熟,可这舞蹈的感觉和整齐划一的动作,却让形体设计的老师足足培训了两天时间,她们一遍又一遍反复练习,最后很完整地将导演的意图呈现出来,让这三分钟的精彩亮相奠定了一部剧的艺术个性。

综上所述,这出《 糖坊风云》从文字改编、唱腔设计、舞台导演、形体设计等方面都在用川剧的语言去讲述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于甜城文化精神继承和延续的故事,从最后的排演效果来看,观众能从整部剧的排演中感受到心灵的震撼与净化。虽然在一些唱词、语言还需要继续打磨,演员的表演还需要提升,一些场景的处理还需要完善,但从整体上看已经具备了一部优秀戏剧作品的特质。

■注 释

①张庚,郭汉城主编. 中国戏曲通论 史论卷.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 2010.11


编辑:谢思思
记者:曹玉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