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风堂存史和更好地传播大风堂艺术——《汪毅:我与大风堂》印行

【时间: 2020-12-19 10:11 内江日报】【字号:

近日,由上海张大千研究会编撰的《汪毅:我与大风堂》印行,受到社会各界关注。

大风堂艺术是一种集中华美术之大成并开拓创新的艺术。该书是作者汪毅30年来研究大风堂艺术的总结,记录了他走进大风堂的历程,传递了若干鲜为人知的信息,旨在为大风堂存史和更好地传播大风堂艺术。

该书分图文两部分。图录为大千知己、工作剪影、五谒精舍等共计24个单元;文字分辑录、附录。

汪毅曾在内江供职,任张大千纪念馆首任馆长等职,研究张大千艺术十余年,出版有《张大千的世界(三卷)》《张善子的世界》等著述八种十册,提出了“张大千学”“大风堂画派”等重要学术观点并作阐述,为中央电视台人物传记片《百年巨匠——张大千》名誉顾问,被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秦孝仪誉为“(张)大千身后知己”和“(张)大千知己”。

冬至闲篇

◇陈小丰

到冬至的路还要走两天,赶路的邮差一点也不着急。

大唐的冬至,重要性赶得上过年。太平年间的冬至祭祀,排在大唐二十二祭祀的首位。盛装的皇帝不仅亲自主祭,还定下了固定的祭祀场所——古西安的圜丘。只有不走寻常路的女皇武则天,把祭祀地点搬到了洛阳。也许是为了去看看当年违旨被贬去洛阳的牡丹,可有修正自己的倔强。

天子祭祀天地,祈祷国富民安;平民祭祀祖先,以乞先人余荫。至于祭品,皇帝会赏赐群臣,以示天恩。而啃过了猪头肉的优秀小儿郎,通常会得到一管笔或一双鞋的惊喜。

秋收冬藏,冬至是阳气回升的开始。百姓祝愿冬日顺遂,春天早些来临;朝廷自然要施予仁政,不仅大赦天下,还要减免税赋、抚孤恤贫、慰问乡间宿老,再放一个七天长假。

有了假期,亲友们相互邀宴,热情而谦逊地在请帖上写道:“长至日,空酒馄饨,故勒驰屈,降趾为幸”。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备好美酒和鲜美的馄饨,您快坐着精美的马车,不辞劳顿,屈尊来与我同欢吧。何谓馄饨呢?原来是筋道的麦面裹以太极形的肉丸,捏成元宝形状,有分开阴阳、助阳气生长之意。欢乐的馄饨沸腾在锅鼎,暖胃又暖心,祝福长者康健、孺子成材。

既是佳期,必待归人。归途中的白乐天写道:“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乡愁是一缕厨下的光,含着柴禾的温暖和食物的香。

越过冬至的夜,纸上数九的寒梅,一天只开一朵。九九梅花描尽,便是霜雪融化,春满人间。

还没扯开“闲篇”的稿纸,便接到母亲的电话,叮嘱我冬至那天别忘了回家吃饭。我依然像往年一样回复:“知道了。我会早点到,一起包饺子、喝羊汤。”是的,吃饺子、喝羊汤,这是父亲多年前留下来的习惯。我似乎已经嗅到,羊汤的食材里,有一味药名叫“当归”。

编辑:吕忆曦
记者:古佩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