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六中教师陈练红:老师的爱,是学生们积极进取的动力

【时间: 2020-09-25 09:03 内江日报】【字号:

送走上一届高三,金秋9月,内江六中语文老师陈练红迎来又一届高一新生。

今年高考,陈练红所带的高2020届20班41名学生全上了一本线,其中有两名学子被清华大学录取,是不折不扣的“学霸班”。

作为这个“学霸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陈练红称自己的教育原则是,尊重学生本性,放大每个人的优点,尽力排除非智力因素对学习的干扰。而在同事和家长们眼中,陈练红很善于从细微处发现每个学生的问题,并抓住时机巧妙地帮助他们打开心结,堪称“心灵捕手”。


课堂上的陈练红

善于观察和倾听

她让厌学孩子打开心结

9月17日上午9时许,内江六中高新校区博理楼,上完一节语文课的陈练红回到办公室休息。

记者来到办公室不一会儿,就有一名男生来找她。

原来,男生所在寝室在最近的卫生检查中被扣了分,他是来找班主任陈练红“领罚”的。

听完男生的话,陈练红没有急着给“罚单”,而是先问原因。男生解释,“不是我们没打扫干净,有个地方是装修时就留下的印子,擦不掉。”

“那你下回要事先跟检查卫生的阿姨讲清楚,不然下次检查还要被扣分。”陈练红肯定了男生勇于承担责任的品格,同时启发他:该承担的责任不推脱,不该承担的责任,也不能囫囵个儿就往自己身上揽,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一件小事,陈练红也不惜花费心思和精力,耐心倾听,用心启迪。

从教18年,陈练红当过17年班主任。多年的带班生涯中,观察和倾听是陈练红与学生相处的两大法宝。正是这两样法宝,让陈练红很善于揣摩学生的小心思,并总能巧妙地帮助他们打开心结。

每次迎来新生,从报名那一刻起,陈练红就开始观察每个学生。她会在办手续时,挨个和学生交谈,通过仪表、眼神和话语,了解学生的性格、成长环境,并发现他们存在的问题,以便“对症下药”。因此,她班上的报名时间,比别的班要长很多。

高2020届20班有个学生小钟,最初从一所乡镇中学考到内江六中高中部时,总是郁郁寡欢,做什么都没有积极性,说话也是别人问一句答一句。

原来,小钟独自一个人到城里上学,不适应陌生的校园,备感孤独的她,萌生了弃学的念头。家长担心说出来会影响老师对孩子的看法,便没有第一时间如实相告。

但这一切没有逃过陈练红的眼睛。

一次下午放学,她看到小钟还没吃饭,就带着当时十岁的女儿,叫上小钟,一起外出就餐。

这顿饭,有女儿调节气氛,陈练红和小钟一边吃,一边拉着家常,渐渐让小钟放松戒备,师生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小钟也主动把埋在心底的困惑,都说了出来。

后来,在课上、课外的小组活动中,陈练红刻意安排活泼、自信的学生与小钟搭组,影响她,感染她;还叮嘱同寝室的同学多关心她,帮助她……

渐渐地,小钟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人也变得开朗、活泼。今年高考,小钟发挥稳定,考上了一所211工程大学。

尊重学生个性

她让学生体验到“大于1”的爱

贺忠辉是高2020届20班,两名考上清华大学的“学霸”之一。

在班上,贺忠辉是唯一一个在集体跑步时,会将一块帕子放在背上的学生,他不会因为别人的眼光而改变自己。陈练红一直保护着贺忠辉的这份单纯质朴,尊重他的做法,并且适时给予鼓励。

尊重学生的本性,放大每个人的优点,为他们排除所有对学习有干扰的因素,是陈练红多年坚持的教育原则。

比如,有个学生总说他有强迫症,每次涂机读卡都要将选项框涂得匀称、饱满。

陈练红就让他在班级作涂机读卡的经验交流,并肯定强迫症是做好事情的前提,断言他能涂好机读卡,他就能把整个卷面打理好。有同学窃笑,因为该生虽然机读卡涂得漂亮,卷面却不整洁。但这场交流后,他努力改善,卷面也逐渐变得美观起来。

“学生都是渴望被爱的,老师的爱,是他们积极进取的动力。”陈练红熟稔学生的心理,她认为,作为班主任,要有公爱和私爱,即面向全体同学的爱和面对个体的爱,公爱显道德,私爱更人性,“对学生个体的爱不是公爱的平均分配,是要让学生体会到他得到了超越他这一份的更多的爱,但其实,这‘大于1’的部分是个体差异产生的。”

为了让学生体会这“大于1”的爱,陈练红会特别留意每个学生的行为和心理动态。

小A同学痛经严重,陈练红会在生理期前几天,就提醒她注意保暖和清淡饮食;

化学老师说小B同学错了一些不该错的题,陈练红会告诉小B,已经帮他预约了化学老师,课间去找一趟;

小C的家长说小C感冒了,吃了药,可能会打瞌睡,陈练红就会在课间的时候摸摸小C的额头,告诉他想睡就睡一会儿,可是往往这样说了之后,孩子反而会打起精神来听课……

这些年,陈练红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学生身上,每天在校时间至少12个小时以上。

内江六中三个校区,陈练红在哪个校区教学,就把家搬到校区外。就在最近,她刚刚把家搬到了内江六中高新校区附近。

撬动“6+1”协作

“学霸班”背后是一群好老师

毋庸置疑,“学霸班”的背后,必然有着一群好老师和家长的共同努力。

在高2020届20班,陈练红是班主任,可她从不把自己作为最高管理者。

重培养,促发展,是内江六中一直奉行的教育教学理念。在陈练红看来,班主任、科任老师和学生家长,都是影响学生成长的重要力量,只有“6+1”充分协作,才能促进孩子全面发展。

陈练红和另外5个高2020届20班的科任老师都在同一间办公室,他们经常相互沟通学生的学习状态。

6名老师中,最年长的英语老师黄永红年过五旬,最年轻的数学老师郑何伟是90后。

“陈老师心胸开阔,能够倾听大家的意见,也善于让大家认识到彼此的优点,我们都十分赞同她的教育方式。”黄永红说,尽管各老师们年龄上有差距,教学学科也都不同,但因为抱着相同的教育理念,所以合作起来得心应手。

在陈练红班上,每个科任老师都不仅仅只是任课教师,都兼有班主任职能。

比如家长会,陈练红会根据学生的学习状态和与老师的亲密程度将相应的学生家长分给各科任老师,一共6组,同时进行,“这样避免了班主任看问题不全面,同时也加强了家长与科任老师的联系,加大了对学生的相应学科的敦促力度。”

学生小邓偏爱数学,语文成绩却一般。数学老师郑何伟就时常提醒小邓要学好语文,“他喜欢我,我来讲学语文的重要性,应该比语文老师说效果要好!”

在学生小田的妈妈眼中,孩子求学多年,从来没有哪个老师会像陈练红一样,跟家长联系如此密切,“她会经常主动询问孩子的情况,指出孩子的进步和努力方向,提醒我们多肯定孩子。孩子生活中、学习上的一些事情,我也要请教她。”

内江六中副校长游玉旭是高2020届20班的蹲班领导。他认为,正是老师和家长们的通力协作,发挥出“6+1>7”的效应,才造就了“学霸班”的诞生。

大工无巧,润物无声。为师18年,陈练红说,她很享受教书育人的快乐,“我喜欢猜学生的小心思,喜欢看他们在心思被猜中后又喜又恼的表情,更喜欢看见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编辑:吕忆曦
记者:张小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