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事故引争执:是无偿帮工,还是有偿服务?

【时间: 2020-06-18 08:51 内江日报】【字号:

公司与驾驶员

构成何种法律关系?

那么,周某究竟是无偿帮工,还是有偿服务?公司与周某之间究竟构成何种法律关系?

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对此作出了认定,法院认为,公司经营者刘某在知晓其部分员工系乘坐周某驾驶的车辆从汪洋到龙泉驿区年会召开地后,并未明确拒绝周某搭乘其员工,而后由公司员工孙某安排包括原告在内的汪洋员工乘坐周某驾驶的事故车辆返回汪洋,员工孙某的这一行为法律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条“执行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任务的人员,就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以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对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发生效力。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对执行其工作任务的人员职权范围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的规定,应当对公司发生效力,即应认定系公司安排包括原告在内的员工乘坐周某驾驶的事故车辆返回汪洋。

另外,法院认为,公司并未与周某就运送员工往返龙泉驿至汪洋费用达成一致意见,也就是说双方未达成周某为公司有偿提供运输劳务的合意,基于周某、龚某及公司经营者刘某之间的关系、周某驾驶自有车辆往返龙泉驿至汪洋之间的运营成本、公司召开年终总结会发放红包等多种因素的考量,即便公司发放200元的红包给周某的事实成立,该200元红包也不宜认定为公司给付周某租用车辆的劳务报酬,过年发红包系传统习俗,200 元亦符合一般红包发放金额,而应认定为公司对周某的单方赠与,周某驾驶事故车辆搭乘员工从龙泉驿返回汪洋,其利益的归属者和享有者均系公司,故周某驾驶事故车辆运送公司员工的行为,应认定为周某为公司无偿提供劳务。

司机和公司

就伤者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就伤者的赔偿,责任该如何划分?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职权、按照程序对事故成因作了具体分析,并作出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周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该认定合法有据,公平合理,且各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法院予以确认。

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各项损失,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应由侵权人周某予以赔偿。在本案中,被告周某为公司的利益无偿提供劳务,公司也未明确拒绝周某提供的无偿帮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原告主张被帮工人公司对其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周某作为帮工人,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存在驾驶车辆有妨碍安全的行为,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应认定为其在帮工活动中存在重大过失,原告主张帮工人(周某)和被帮工人(公司)对其损失承担连带责任,法院依法应予支持。

同时,法院指出,第三人龚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无过错,原告主张第三人龚某对其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故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依法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进行了核定。确认原告的损失合计33万余元,迭扣被告某公司已垫付的医疗费、被告周某已垫付的鉴定费,原告还应得赔偿款259659.41元。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一审判决该赔偿款由被告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周某对该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宣判后,该公司不服判决向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编辑:吕忆曦
记者:高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