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观察点护士朱美琪:“这段经历是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时间: 2020-03-06 09:47 】【字号:

朱美琪(左二)和同事为隔离人员王某过生日


为隔离观察人员派送食物


朱美琪为自己加油打气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3月4日晚8时,在市中区中医医院定点隔离观察点的一间房内,欢快的生日歌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这是隔离观察点护士朱美琪与同事在为隔离人员王某过生日。

从1月29日开始,朱美琪就在此隔离观察点支援“战斗”。36个日日夜夜里,隔着隔离区的玻璃窗,常能看到朱美琪忙碌的身影,查房、体温检测、日常消毒、为隔离人员送饭.....每天的工作多而杂,可她依旧精力充沛,笑意满满——

◇全媒体记者 罗伊婷 文/图

连续工作6小时,

不能正常如厕引发尿路感染

3月4日恰好是隔离人员王某的生日,医护人员为他端来一碗搭配着煎鸡蛋的“长寿面”。

“我真的太惊喜了,没有想到大家会为我过生日,这辈子都会记得今天。”王某接受隔离时内心的忐忑在医护人员的生日祝福中消失了。他表示,将全力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

而这,正是朱美琪和同事们希望看到的。

疫情发生后,怀揣着对生命的敬畏,朱美琪选择了这份带着“苦、脏、累、存在感染风险”标签的工作。

1月29日下午1点,随着第一名留观人员的到来,经过简短培训后的朱美琪,第一次全副武装进入了隔离区。

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每一次呼吸都显得艰难,长时间的“真空”状态,让她感到头晕目眩,全身湿透。但,疫情如军情,病区如战区。在这里的每一天,防护服是她唯一的安全防线,为了节约防护服,朱美琪最长时间连续工作6小时,不吃不喝更不能正常上厕所,就这样引发了尿路感染。

“那个滋味真的说不出来,痛得太难受了,我只能心中默念,忍忍就过了。”说起当时的感受,朱美琪记忆犹新。

兼职“心理医生”,

留观人员离开时想收她做干女儿

在隔离区,时间就是长河,缓慢难捱。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隔离人员容易出现焦虑情绪。

2月25日,一名中年女性焦虑不安。朱美琪在繁忙的工作间隙,以对待自己母亲的态度,多次以晚辈的身份对她进行疏导和沟通,耐心和她讲解隔离的必要性,不时与她聊聊家常,直到消除她的恐慌心理。“3月2日解除隔离时,这个阿姨说我很贴心,想收我当干女儿。”说起这件事,朱美琪只有欣慰和感动,全然忘了工作中遇到的委屈。

在工作期间,朱美琪接触到的隔离人员中最小的仅1岁,每次看着这个孩子,她就想起自己1岁零两个月的宝宝,眼泪不自觉地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能哭,哭了护目镜就看不清楚了,就不能做事了。”朱美琪回忆起当时硬生生忍住的泪水,几度哽咽。

“孩子爸爸在村上任职,从大年三十就坚守在一线。我们接到通知就把宝宝送回了我的父母家。”对朱美琪来说,愧对父母和自己的孩子,不能回家陪伴,只能在每次休息时同他们视频。面对孩子的每一句“妈妈”、每一声“抱抱”,她只能强忍着心痛说:“宝宝乖,等把病毒怪物打败了,妈妈就能回家。”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在隔离区工作的每一天,朱美琪在200米长的过道上来回奔波,满足隔离人员各式各样的需求。她的足迹与汗水镌刻在了这场战斗中,她说:“这段经历是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疫情结束,我要马上写入党申请书,争取以后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编辑:邵雪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