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偿失为哪般?

【时间: 2019-12-12 08:59 内江日报】【字号:

2018年10月,隆昌市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内,一批某白酒品牌酒瓶通过一道道工序被生产出来。

可这批刚刚生产出来的酒瓶却很快被隆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扣押。这批酒瓶的背后到底有何猫腻?日前,隆昌市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此案。

出击:

查获非法加工酒瓶三万余支

2018年10月初,隆昌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隆昌市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在非法生产某白酒公司旗下的一款酒瓶。

为此,公安机关向该白酒公司进行了核实,确认这款酒瓶在2016年年底就已经停产,且该公司没有向其他人授权过这款酒瓶。公安机关随即意识到,这是一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案件。

隆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随即安排民警深入到这家玻璃制品公司开展调查。经调查发现,这家玻璃制品公司确实在生产这家白酒公司的一款酒瓶。公安机关立即联系隆昌市市场监管部门和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赶往现场一举查获了这批已经加工生产且印有某白酒品牌商标的酒瓶三万余支。

据该白酒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这批酒瓶,灌装酒后流入市场,根据该款白酒市场定价,预计将给公司造成600万元左右的损失。

调查:

未获取非法利益,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

那么,是谁在背后生产这批酒瓶?玻璃制品公司的负责人罗某供述,他是受一名邹姓男子的委托加工的这批酒瓶。很快,这名邹姓男子被公安机关锁定并控制。

然而,到案后的邹某称,他也只是受一名湖南的赵姓男子委托加工的这批酒瓶。通过侦查,远在湖南的赵某也很快被隆昌市公安机关控制,经过审讯,邹某和赵某对自己非法加工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供认不讳。

原来,赵某以前的公司代理过这款白酒,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公司没有代理权了。尽管没有了代理权,但赵某觉得这个酒在市场销售还不错,于是便想着有机会就再做一点。为此,他想到了找人帮忙加工制造该品牌白酒的酒瓶。

但是,因为没有该品牌白酒公司的授权许可,赵某找过的所有生产厂家都不愿意帮忙进行生产,直到联系到了邹某。

2018年9月4日,赵某与邹某在隆昌面谈委托加工事宜时,赵某告知邹某自己未取得该品牌白酒公司的授权许可,但邹某仍然接受了这笔生意,同意按加工费6元一支为赵某制作该款酒瓶3.7万支。赵某同时提供了一支样瓶给邹某,供其参照制作。

随后两天,邹某在明知赵某未取得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又委托了相熟的隆昌某花纸公司印制了标有该品牌白酒注册商标的纸质烤花38000套,印制费用4560元;还委托了隆昌一家玻璃制品公司喷釉、烤花加工该酒瓶37000支,加工费每支2.3元,共计85100元。该玻璃制品公司最终加工成该品牌酒瓶36000支。而邹某委托这两家公司进行后续加工时,声称有授权许可。

事发后,花纸公司和玻璃制品公司因为没有按照公司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对加工的事宜及相关手续进行审查核实,被隆昌市市场监管部门分别处以五万元和十万元的行政处罚。

编辑:吕忆曦
记者:高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