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登绝顶我为峰——记户外运动爱好者陈文昭

【时间: 2019-10-30 08:53 内江日报】【字号:

你的业余爱好是什么?是手机、游戏,还是喝茶、打牌?对陈文昭来说,他唯一的答案便是户外运动。

十余年来,这项爱好已经融入陈文昭的生活乃至生命。年近60的他,登过终年积雪的高山,涉过广袤无垠的沙漠,在一次次对体能及意志的巨大考验中,不断挑战自我、收获绝美风景——


陈文昭在梅里雪山留影(受访者供图)

户外运动初体验

10月28日,记者见到陈文昭。他留着平头,在这深秋的天气里,仍穿着一件短袖T恤衫,健硕的肌肉撑起衣服,线条隐约可见。

现年57岁的陈文昭,声如洪钟,精神头十足。说起自己热爱的户外运动,他开始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而他当初涉足这项运动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减肥。

2007年,陈文昭的妻子与同事一起参加户外运动后回到家,意犹未尽地与陈文昭分享,并有意无意地说了句,“你这么胖也该去参加参加,减减肥。”当时,陈文昭体重达到200斤,并伴有脂肪肝、高血脂等疾病,听妻子这么一说,他心动了。

同年,一位在国内颇有影响力的登山教练来到内江推广户外运动,并讲解了登山、攀岩、打绳结等知识,本已心动的陈文昭被激励得热血沸腾,第二天就报名参加了攀岩训练。

攀岩场地定在高桥镇某崖壁,陈文昭在此实现了户外运动的初体验。“说起那次经历,还闹了点‘笑话’。”他笑言,第一次攀岩时,刚开口和同伴们说了声“再见”,人就立马“消失不见”了。原来,由于缺乏经验,陈文昭所用的攀岩绳绳结打少了,不止滑,他一下子就滑到了谷底,好在崖壁高度仅约10米,才没造成意外。

初体验中,也曾出现攀岩绳打结的情况,陈文昭挂在上面上不去下不来,但他并不觉得灰心和尴尬,反而兴趣更浓,从此入了户外运动的“坑”,经常到内江、富顺及周边各地寻找崖壁做绳降、攀岩。

痛并快乐着的登山旅程

随着技术的逐渐“老练”,陈文昭越来越不满足于就近玩这些“小儿科”,开始与队友们一起挑战登山。

2008年春节,陈文昭不顾家人反对,趁着假期前去挑战海拔约5400米的四姑娘山三峰。这是他第一次登山,此前陈文昭从未去过高原,也没有任何登山经验。一到登顶大本营,他便出现了高原反应,整个人头痛欲裂,身体也十分困倦,让他始料未及。第二天一大早,山上更下起了大风雪,别说登山了,行走都十分困难。就这样,一行人无功而返,陈文昭的首次登山挑战以失败告终。

这次失败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虽然其后他攀登了数座高峰,但他想要征服四姑娘山的心意一直未变,前后尝试了三次,终于在2012年拿下了这座矗立在他心中的大山。

这座山在陈文昭挑战过的山峰中,也是最难征服的。

登山前一天,陈文昭和队友们就背上行李和干粮从山脚出发,徒步前往海拔4000多米的登顶大本营。一路蜿蜒曲折,全是马道,20多公里上山之路,陈文昭一行人几乎不歇气地走了近8个小时。“真的是相当累,是对耐力的极大挑战。”回忆起那段路程,陈文昭仍是历历在目。

但在登顶的艰难面前,身体的疲惫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道坎。四姑娘山顶终年积雪不化,攀登者必须靠着冰镐、冰爪的辅助才能前进,越接近山顶,山风越大、氧气越稀薄,陈文昭一行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已感觉胸闷气紧、心跳加速,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一行人几乎每前行10多步就不得不休息一下。

到达顶峰前的100多米路程,是一段“生死距离”。此处坡度达到了约50度,加上风大雪滑,陈文昭和队友们铺上路绳,用上铁镐,手脚并用才能向上迈出一步。在距离山顶约50米时,一条长约80米、宽仅约40厘米的羊肠道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条小道仅容一人通过,一面是数千米深的悬崖,一面是无可依附的绝壁,稍有不慎便可能失足坠崖。

提着一颗揪得紧紧的心,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陈文昭终归是达到了顶峰,看到了寻常难见的绝美景色。虽然过程艰辛,在山顶插上国旗和队旗那一刻的骄傲与自豪,却无法言喻。

编辑:吕忆曦
记者:陈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