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篾匠的坚守

【时间: 2019-10-09 09:18 内江晚报】【字号:

竹篮、簸箕、背篼……这些竹制品曾经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竹制品被工业产品代替,篾匠作为一个职业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10月8日,记者在市中区白马镇司马路居民楼,见到一位年过七旬的老篾匠,依旧操持着这门老手艺。院坝内,一根根篾条在他手中上下翻飞,笔直的青竹在一道道工序中完成了形与质的转变。

收口


悉心编织


竹条去青


背篼成品

他叫彭长明,今年72岁,10岁左右开始接触竹编技艺,与竹子已经打了一个甲子的交道。如今,他早已不靠此吃饭,支持他的是对这门手艺的不舍。“我和竹子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早与生活融为一体,现在每天不鼓捣几下,还真不习惯了。”彭长明说,他小学一年级读了半年就辍学在家,年少时就承担起家庭重担。为了生计,他选择了竹编行业,由于没有钱拜师学艺,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回家后自己再摸索。虽然没有师父的指导,但他一次次尝试,从模仿到创作,从产品到精品,之后成为当地颇有名气的一位匠人。

砍竹归来


测量尺寸


去除结巴

“现在主要编背篼,好卖一些。”彭长明说,编好一个背篼大约需要半天的时间,一天下来能编两个,一周攒到有10个左右,他就将背篼拿到附近的乡镇集市上出售,不管大小统一卖40元一个,生意好的时候一场要卖五六个。背篼的畅销是对彭长明手艺的肯定,顾客对他的评价是“背篼好背,皮实耐用。”

“从原竹的准备、处理,到后期的编织,全靠一双手,没有什么秘密,好坏全在手艺上。”同大多数手工艺人一样,彭长明的手上布满了老茧,留下了时间的痕迹,仿佛诉说着这门手艺的艰辛与寂寞。但彭长明乐观地说:“砍竹、破竹、去皮、打光、劈细、编织、成形,既费眼力,又费体力,但可以让人静下心来。累了,我就停下来休息,和街坊邻居一起玩玩扑克。”家中小辈们也时常劝他好好休息、享享清福了,可是他想到这门手艺陪伴自己走过的日子,内心便颇为不舍。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了解和传承竹编技艺,使这一传统流传下去。


编辑:吕忆曦
记者:黄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