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下寻找正义与真相:内江刑侦界,有一对法医“姐妹花”

【时间: 2019-07-22 09:11 内江晚报】【字号:

勇者无惧:

污浊之中寻乾坤

在学校,邓敏和杨玲是同校的师姐妹,到了工作中,两人又是很有默契的搭档。单位人手奇缺,整个技术科室里,共有4名法医,她俩撑起了“半边天”。无论深夜还是凌晨,也无论城里还是乡下,忙得连轴转是常有的事。

去年3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她们接到指令作为主勘人员前往一个现场,在现场初勘完毕已是早上七点多。把现场的物证送检之后,两人又钻进了解剖室,等到把所有的工作处理完毕,已是晚上七点多——就是这样,她们连续工作了18个小时……

因为长时间站立,双腿已无法弯曲;因为一直埋头,脖子也不听使唤了。“回到家,感觉周身都是疼的,摸都不敢摸……”邓敏说,也只有在那时,才想起了自己,“工作的时候,只想着尽快完成解剖,尽快出具报告为后续的侦查提供方向。”

对这两个法医“姐妹花”,东兴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王庆国忍不住点赞:“她们的拼劲,让许多男同志都自愧不如。”

记得一次,在出一个现场时,一具尸体已经出现了尸僵(人体死亡经过一段时间,肌肉逐渐变得强硬僵直,轻度收缩,而使各关节固定的现象),为了做进一步的处理,邓敏钻进狭窄的巷道进行处置。“巷子很窄,容不下更多的人,而这项工作又只能由专业的法医人员来做,我们都帮不上忙……”王庆国说,他至今记得那个场景:狭窄的巷子里,一个身形瘦小的女法医蹲在地上处理尸体。

而类似的场景,杨玲也一样有过。王庆国说,那是2017年6月,在河边发现了一具男性浮尸,尸体出现了“巨人观”(人死后,在生活状态时就寄生在人体内的腐败细菌,失去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而滋长繁殖,产生大量腐败气体充盈在人体内)。本身就沉的尸体上,还绑着沙袋,整个尸体的重量约有100公斤!

当时的杨玲已经怀有5个月身孕,在进行现场初勘时,她吭哧吭哧地翻动着尸体……这个场景,让在场的许多民警都忍不住直摇头。

就是这样,无论现场有多么惊悚,多么震撼,多么污浊,她们总是在接到指令的第一时间来到现场。

因为见过阴暗,所以更需要阳光。邓敏说,出现场时,法医的身份、肩上的责任,会让她忘记时间,甚至忘记自己的性别、年龄,目的只有一个:尽快查明死因。

杨玲曾被死者的尸骨划破了手指,鲜血如注,依然咬着牙坚持把工作做完。“法医这个工作还是有一些潜在的危险,比如,死者身上带着病毒,尸体腐坏时,容易产生一些有害物质和致病细菌……”但,在特定的时间段里,要尽快拿出检验报告,又让她们不得不忘记这些,义无反顾地工作。

编辑:吕忆曦
记者: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