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下寻找正义与真相:内江刑侦界,有一对法医“姐妹花”

【时间: 2019-07-22 09:11 内江晚报】【字号:
邓敏(左)、杨玲在解剖室内工作

而杨玲,同样怀揣着这样一个梦,她不仅和邓敏在一个学校念书,毕业后,又到了同一个地方工作。

做法医,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尸体解剖。在医学院虽然也接触过尸体,但毕竟是经过药水处理之后的,到了现实中,各种性状的尸体都有可能碰到,尤其让邓敏印象深刻的,便是2015年她刚走上工作岗位时,需要解剖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当时是夏天,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大概1个月了,部分地方已经白骨化(尸体软组织经腐败过程逐渐软化、液化,直至完全溶解消失,毛发和指(趾)甲脱落,最后仅剩下骨骼),尸体散发着恶臭,一拉开尸体组织,蛆虫就一群一群地不断往外涌……”尽管事前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邓敏还是止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不可退缩,她依旧要若无其事地仔细查看尸表的情况,找出死亡原因,确定是否为刑事案件,再提取身体组织对比DNA确定尸源,为侦查提供方向和依据。

大约4个小时过去了,尸体解剖完,邓敏的身上全是汗。取下手套,里面也是湿漉漉的——这些,都是法医工作者的常态。“在解剖过程中,是不可以戴口罩的,因为有一些死者生前可能中毒或喝了酒,这些气味都是可以成为线索和判断依据的。”所以,每次解剖时,尤其是腐坏了的尸体,整个过程都会伴着这样的恶臭。时间一久,在密闭的空间里,就连头发丝都是臭的!

公安部门从事法医的人员少,女性法医就更少。杨玲和邓敏却坚持着。“一开始,是觉得和自己当初想象的不一样,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哪怕臭到自己都忍不住的时候……”杨玲说,“自己的家人还好,比较支持,但其他不少人在得知我们的身份时,难免会另眼相看……”杨玲神色有些黯淡,“但管他呢,正如他们说的那样,我们也是在以另外一种形式维护着公平和正义。”

于是,初心不改的她们出现在每一个血腥的、惊悚的现场,在寂静的山野里,在冰冷的解剖台,她们手执柳叶刀,划破迷雾,找寻真相。

编辑:吕忆曦
记者: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