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兴区>文学园地> 正文

有一种温暖你看不见

【发表时间:2012-12-24 16:13:14 来源:东兴宣传】【字号:

    那只小火炉一直温暖的燃烧在我的心中。

    那年,我不小心摔断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四十五天拆掉石膏,我顾不得腿疼,执意带着一岁八个月的女儿上了到西安的火车,看望在那里蜗居的妹妹。

    那时她刚大学毕业,在沙井村租了很小的一间房子,在三楼,从栏杆下望下去,小小的院落,四四方方的,二楼以上,全是一间一间出租的小客房,直到五楼,抬头,天空露出灰蓝色的一角,总是阴沉沉的。

    这是我第二次来西安,每天行走在沙井村的街头小巷里,感觉还以为回到了故乡。故乡的小街巷也是这般热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妹妹的房子虽小,但带有卫生间和厨房,听说比别的房子房租贵了近一百,我嫌她浪费,她嘟着个嘴,说:我就怕你们来了,公用厕所上不习惯。

    我们每天并不在家开火,都在沙井村街道上的小饭馆吃,很便宜,一盘小葱拌豆腐三块,一盘鱼香肉丝十二块,两碗米饭,一盆汤,我们三个可以吃的很饱。妹妹刚上班,每天忙忙碌碌的,我就带着女儿自己闲逛,去钟楼、去海洋馆、去电子商城附近的人人乐超市。其实也不是我爱逛,大冬天的,再加上我的腿伤并没有全好,我应该少走路才对。只是,那个小小的出租屋,太冷了,像地下冰窖,比外面还冷。我宁愿走在街上感受一些太阳的温暖,也无法蜷缩在家里,冷得浑身发抖。

    那天,我刚进门,就看见屋里有什么不对,仔细打量,原来她买了一个小蜂窝煤炉子正放在地中间,旁边纸箱里整整齐齐的摞着一些蜂窝煤。炉子已经架好了,炉膛里正燃烧着三块火红的煤。这种炉子散热并不好,但看着那些红红的火焰,似乎就没那么冷了,有什么东西,正暖暖的从心底里升起。

    一整个晚上,我都听见妹不停地起床,照顾炉子。听得出,她在尽量克制自己发出响动,但那些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掀起锅盖时不小心弄响的哐当声,都让我从睡梦中惊醒。那一刻,我以为是母亲,像小时候的冬天那样,半夜到我们屋里收拾炉子,为我们捅红了火,让我们在黎明时分不觉得冷。

    妹妹老小,在家时一直被母亲宠着,什么也不做,几年天气,她竟然变得如此利索,在西安沙井村这个小小的城中村里,开始了人生旅程的崭新一段。我住了近一个星期才回去,许多年过去,有一次我们又提起沙井村,她给我说了以下的一段话:你来沙井村的时候,正是我最穷的时候,怕你冷,我问同学借钱买了一个小炉子,又问房东赊了一些蜂窝煤…你走了,我再没舍得用过一块。

    听了这话,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涌上眼眶,那时我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每天吃饭,坐车,买东西都是我付账,只是没想到,那个小火炉,会让她那么窘迫。她却并不在意,说你的腿刚好,怕再冻出病来。我一时无语,这件事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如今,我也到了西安,偶尔路过沙井村,就不由得想起那年我来西安的情景,街道似乎还是老样子,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妹妹早已结婚,搬进了她家的新楼房,冬天再也不用挨冻受冷。只是,无论阴晴,只要到了冬天,我的心里就会燃烧着一个小火炉,暖暖的,亮亮的,永不会熄灭。(朱敏)

编辑:杨芳

热词:温暖 看不见 烛火 炉子 出租屋 便宜 饭馆

【相关阅读】
TOP